第八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啊?儿子,你……你这是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状况,把姜正强惊呆了!

    不是说好了要讲道理吗?怎么动手打人了?

    “干什么?当然是……讲道理啊!”

    姜河咧嘴一笑,又是一脚对准倒地的老刘踹了过去,直接将老刘踢得“砰”的一声撞在墙角。

    回过头来,举起拳头朝父亲示意了一下,姜河笑道:“爸,你没听过么?拳头才是硬道理!”

    “可是……可是……儿子,打人是犯法的!”

    姜正强突然觉得,儿子的“狂躁症”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我的脾气这么好,儿子的脾气咋就火爆成这样了?嗯,肯定是“狂躁症”的原因!

    “爸,你说得对!打人是犯法的!但是……那也得等我打过之后!”

    姜河举步走到老刘身边,一脚踩在老刘胸口,抡起拳头对准了老刘的脑袋,作势要打!

    “停!停!小姜,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老刘看到姜河作势要打,吓得脸色一白,连连讨饶!

    “马勒戈壁,小姜也是你叫的?你算什么东西?”

    姜河眼睛一鼓,抡起拳头重重的砸了下去!

    “嘭!”

    拳头擦着老刘的脸颊,重重的砸在地上,爆出一声闷响。

    地面上铺着的地板砖“咔嚓”一声爆裂,飞溅的碎屑打在老刘脸上,隐隐生疼!

    “草!没打着?再来!”

    姜河嘴里怒骂着,又一次举起了拳头。

    “小……哦不!姜哥!姜爷!饶命!饶命!”

    老刘已经吓得胆颤心惊,嘴里连连讨饶!

    刚才擦着脑袋砸下去的那一拳,连地板砖都打碎了,可见姜河这一拳的力量有多大!

    要是打中了,恐怕连脑浆子都要打出来!

    听说老姜家儿子得了怪病,脑子有点不正常,说不定还是个“精神病”!

    这年头,精神病杀人都不犯法的!真被他打死了,那就白死了!

    “饶命?”

    姜河比了比拳头,朝老刘咧嘴一笑,“那啥……刘叔啊!其实呢,我这次过来就是跟你问一下情况的!说吧!你们是怎么坑我爸的?”

    “是昆爷!昆爷让我这么做的!”

    在“正义铁拳”的威胁下,老刘毫不犹豫就把事情交代了,“昆爷让我带老姜去打牌,做局赢老姜的钱!事后,昆爷分了我一万块钱!”

    “啊?老刘,你……你……竟然真的是你在坑我?”

    听到老刘的交代,姜正强有些不敢相信,“老刘,咱们多少年的交情了?你……你怎么能这样?”

    “交情?交情个屁啊!人家一万块钱就把你卖了!”

    姜河朝父亲看了一眼,一阵摇头叹息,“老头子,你把别人当朋友,别人可没把你当回事!这就是老实人为什么经常吃亏的原因!”

    “姜爷!是我不对!是我该死!我全交代了!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老刘有些不敢面对姜正强,只是朝姜河连声求饶。

    “嗯!我肯定会放过你的!坦白从宽嘛!”

    姜河满脸微笑,认真的点头。

    然后……一拳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老刘脖子一歪,昏了过去。

    “啊?儿子,你……打死他了?”

    姜正强还以为姜河把老刘打死了,吓得脸都白了。

    “没死!只是打晕了而已!”

    姜河给父亲解释了一句,转身朝门外走去,“走吧,我们去跟昆爷讲讲道理!”

    “啊?还……还去讲道理?”

    姜正强已经被姜河的“道理”吓到了,连忙拦住姜河,“儿子,打人是犯法的!而且王志昆手下一群混混,你……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还怎么活啊?”

    “爸,相信我,没事的!他们打不过我!”

    姜河伸手拉起父亲,“走,爸,我们去拿回咱们家的房子!”

    “房子?房子哪有儿子重要?不去了!儿子,咱们不去了!”

    姜正强急得烟圈都红了。

    “这话……暖心!”

    姜河脚步一顿,脸上满是笑意,“那好!咱们不为了房子而战了!但是……他们打了你!没人能够打了我爸而不付出代价的!”

    “不!不!儿子,我身子皮实,没事!一点事都没有!你不要去了!”

    姜正强还在拦阻,但是姜河心意已决,他拦不住!

    “爸,在这个世界上,要想不被人欺负,那就得拳头够硬!”

    姜河昂起了头颅,满脸坚定,“从今天开始,没有人可以欺负咱们了!没有人!”

    说完,姜河举步朝“洪山冲茶楼”的方向赶了过去。

    一路上,姜正强虽然还在不停的劝阻,却仍然无法阻止姜河的行动!

    不久之后,两人已经来到了“洪山冲茶楼”门口。

    此刻,时间还是早上八点过。茶楼虽然开门了,但是里面却没有多少人。

    毕竟一清早就过来喝茶打牌的人实在太罕见了!

    走进茶楼,里面空荡荡的。只有柜台上站着一个还在打哈欠的服务员。

    “先生,几位?”

    看到姜河进门,服务员连忙过来询问。

    “我是来找人的。”

    姜河朝服务员笑了笑,然后从旁边的桌子边提起一张椅子,对着大厅里竖起的屏风,重重的砸了过去。

    “哐当”一声,屏风轰然倒地,破碎的玻璃四下飞溅!

    “王志昆,给老子滚出来!”

    姜河暴怒的狂吼在茶楼大厅里回响。

    “啊……”

    旁边的服务员已经吓呆了!

    “谁特么敢在昆爷的场子里闹事?”

    大厅后面的过道里,冲出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链子的青年男子。

    金链子冲进大厅,看到大厅里站立的姜河,又是一声怒喝,“是你?你特么敢来这里闹事?找死!”

    说完,金链子从旁边的桌子上抓起一个厚实的烟灰缸,举步冲上来,抡起烟灰缸,如同抡起一块板砖,对着姜河重重的砸了下来。

    “呵呵,你真勇敢!”

    看到金链子杀过来,姜河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身形一旋,一脚飞起,重重的踹在金链子胸口!

    “嘭”的一声!

    金链子被踢得倒飞出去,一路“哗啦哗啦”的撞到了四、五张桌子!

    “快来人!快来人!有人来砸场子!”

    摔倒在地的金链子疼得直不起腰,只能扯着嗓子喊人。

    “谁特么敢砸昆爷的场子?”

    楼梯口响起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显然,金链子的后援部队即将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