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昆爷……我肚子疼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从楼梯间里一连冲出了七八个青壮男子。

    看到这群人冲了出来,金链子的胆气大壮,连忙从地上翻了起来,指着姜河大叫:“就是他!兄弟们,弄死这小子!”

    “就是他?”

    这群青壮男子看到姜河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根本没把姜河当回事。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也敢来砸昆爷的场子?谁给你的胆子?

    “小子,敢来砸昆爷的场子?你找死!”

    “干死这个逼崽子!”

    “狗胆包天的小崽子,给他留个记号涨涨记性!”

    一群人怒吼着,挥起拳脚朝姜河冲了上来。

    “儿子,快跑!快跑!”

    姜正强看到这么一大群人来势汹汹的冲过来,吓得脸都白了,连忙朝姜河大喊。

    “为什么要跑?一群渣渣而已!”

    姜河扭头朝姜正强笑了笑,“爸,好好看你儿子大发神威吧!”

    说着,姜河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迎着这群人冲了过去。

    不知是不是巧合,当姜河冲出去的时候,茶楼大厅的墙壁上挂着的电视机里,正好在播放一首“男儿当自强”。

    “傲气面对万重浪……”

    雄浑的歌声,激昂的节奏,在大厅里回响。

    踏歌而起,姜河身形窜出,冲入人群。右拳自腰间挥起,如同一柄重锤,“砰”的一拳,砸倒了前方一名混子!

    “热血像那红日光……”

    一张凳子呼啸而来。姜河身形一晃,闪过飞来的凳子,抬脚一记飞踹,将旁边一个举起啤酒瓶的混子踢飞了出去!

    “胆似铁打!骨如精钢!”

    身形下蹲,旋身一记扫堂腿,周围三个混子惨叫着摔倒在地。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姜河伸手夺过一张砸来的椅子,高高抡起,对准一个混子狠狠的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椅子碎裂,混子摇晃着栽倒在地!

    “我发奋图强做好汉!”

    脚下重重的一蹬,姜河整个人腾空而起,右腿如同钢鞭一般横扫而出!

    “砰”的一声,一个混子被一脚扫在头上,重重的砸倒在地!

    “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热血男儿汉,比太阳更光!”

    电视机里的歌声还在播放,一首歌还没放完,打斗就已经结束了!

    摧枯拉朽!不堪一击!

    刚刚冲进大厅的一群混子,在姜河堪比李小龙的拳脚打击下,一个个倒地不起,痛苦哀嚎!

    “让海天为聚能量……”

    激昂的歌声在大厅里回响!

    姜河傲立堂上,挺拔的身影如同渊停岳峙!

    “这……这……这是我儿子?”

    直到现在,姜正强都还是懵的!

    我的个天!我儿子居然这么能打?我儿子居然这么厉害?

    “儿子,你……你什么时候练的功夫?我怎么不知道?”

    姜正强满脸疑惑的看着姜河。

    “爸,你还不知道?我不是经常在后院打那棵大樟树么?你忘了?”

    姜河自然不能跟父亲说,这身本事都是杀鸡杀出来的!杀了几十只鸡,这才换来了一个技能!

    “打樟树?你不是半年前才开始打的么?”

    姜河打樟树的事,姜正强自然不会不知道。

    自从姜河的“狂躁症”发作以来,每个月都有几天不正常,只能对着大樟树一顿猛打!

    可是……这才打了半年,就有这么一身本事了?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姜河朝父亲看了一眼,伸手指了指自己,咧嘴一笑,“你儿子我,就是传说中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

    “呃……”

    姜正强一脸懵逼!

    没有理会父亲的震惊,姜河朝一片狼藉的茶楼大厅里扫视了一眼,撇了撇嘴,然后……又是一声大吼!

    “王志昆,给老子滚出来!”

    ……

    茶楼三楼的一间办公室里。

    王志昆坐在老板椅上,身穿一袭笔挺的西装,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把他那双狠厉的三角眼遮挡在镜片后面,掩盖了几分草莽气息!

    “刚子!猴子!你们说……你们去收账,被姜正强的儿子追着砍?”

    手指上夹着一根粗大的雪茄烟,王志昆吐了一口烟,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站立的光头壮汉和高瘦马尾巴!

    “是……是的!”

    此刻,光头壮汉和高瘦马尾巴,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嚣张模样,两人脸上都带着一股深深的恐惧。

    更搞笑的是,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条一条的布带,就如同身上背了一只拖把!

    姜河的“无双刀术”,硬生生的把两人身上的衣服砍成了拖把!

    “你们……”

    王志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刚子,猴子,你们跟了我很久了吧?我王志昆的人,什么时候怂成这样了?出来混,没有一点狠气,今后谁会服你们?”

    手中的雪茄重重的砸在地上,王志昆指着刚子和猴子一顿怒斥:“给老子打回去!要不然,你们都特么回去种地去吧!还混个屁啊!”

    “昆……昆爷,那小子……有点邪门……”

    想起姜河挥起的菜刀,猴子脖子一缩,脑袋后面的马尾巴都耷拉起来了!

    “邪门个鸟!你们的胆子呢?被一个小屁孩吓到了?丢不丢脸……”

    王志昆正在怒骂,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怒喝!

    “王志昆,给老子滚出来!”

    这声怒吼传来,让本来就怒气冲冲的王志昆更加暴怒了!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竟然还有人敢来老子这里闹事?”

    王志昆脸色铁青,伸手一把摘下鼻梁上架着的金丝边眼镜,重重的砸在地上!

    眼镜“咔嚓”一声砸得粉碎!

    “跟老子来!老子倒要看看,是哪个猛子敢惹你家昆爷!”

    一把脱下身上昂贵的西服,随手甩了出去,王志昆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根银光闪闪的精钢双截棍,一双狠厉的三角眼爆出凶狠的寒光!

    “该死!竟然有人敢惹昆爷?老子打死他!”

    “昆爷,不用您亲自出手!有我们就够了!”

    刚子和猴子连忙表忠心,一脸义愤填膺,当先一步冲出了王志昆的办公室。

    三人先后走出办公室,沿着楼梯一路冲到了一楼!

    “哪个不怕死的,敢来这里闹事?”

    光头壮汉刚子,扯掉了身上如同拖把一般的上衣,袒露着胸膛,露出浓密的胸毛和一身的腱子肉,凶狠猛恶的大吼着,从楼梯口冲了出来!

    然后……他看到了姜河!

    也看到了一片狼藉的大厅里,倒在地上的那些“兄弟”!

    我的个老天爷!

    又……又是这个家伙?

    这个狠得没边的家伙,居然打上门来了!

    想起那雪亮的刀光,想起冰冷的刀刃在肌肤上划过的森冷,光头壮汉脚下一个趔趄,脸色一片惨白,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而下!

    “昆……昆爷,我……我肚子疼!我……先上个厕所!”

    扭头看了王志昆一眼,光头壮汉捂着肚子,转身就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