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谁特么是同志?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大司命!

    这是神祗的名字!

    屈原的《楚辞·九歌》有一篇《大司命》,描述的就是这位神祗!

    “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

    大司命,司掌世间众生的生死寿夭!

    这是一位活跃在上古先秦时代的神祗!

    按照西方神系的称呼方式,可以称祂为“生命女神”!

    “我的母亲……是一位神祗?”

    姜河目瞪口呆,半天都回不过神来,“难怪父亲说母亲的来历十分高贵了!竟然是神祗?”

    “母亲是大司命,是一位神祗,也就是说……我就是‘神子’?”

    这么“中二满满”的称呼,让姜河自己都有些接受不能!

    不!或许……并不一定就是神祗!

    现代社会,早就破除了封建迷信,哪来的什么神祗?

    很可能……母亲这个“大司命”的名号,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

    代号,或者外号,很可能母亲的“大司命”之名,就是这么来的!

    并不是名字叫“大司命”的,就一定都是神祗!

    毕竟姜河自己都得了一个“姜老虎”的外号,总不至于姜河就变成了老虎吧?

    即使不是神祗,有“大司命”这个名号,母亲必定拥有超强的治疗能力!

    难怪母亲能够用一滴血救活濒死的赵昌明!难怪赵昌明想要我的血来治病!原来如此!

    那么……我自己的“血色竖眸”是否也是一种天赋能力?

    母亲的这种能力是怎么来的?我的“血色竖眸”又是怎么来的?这是异能?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如果“血色竖眸”也是一种天赋能力的话,那么……这种力量的来源,明显不是源自母亲,而是源自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亲生父亲”么?

    另外,母亲说我是“希望”,以及那个“绝望的命运”又是什么东西?

    好吧,无论“希望”也好,“绝望的命运”也好,总而言之,姜河可没有去当什么“救世主”的伟大情操。

    “牺牲自己,拯救世界”什么的,还是你们自己去玩吧!

    我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呢!连女朋友都没有谈过呢!有那个“拯救世界”的时间,还不如找个妹子谈谈人生理想,研究一下艺术哲学!

    不过……既然母亲这个“大司命”都出现过,那就说明,这个世界远远不是现在看到的那么简单!

    “充满神秘力量的世界么?还真是有意思呢!”

    姜河心里生出了几分好奇,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神祗也好,神秘力量也好,都还离得太远了!

    无论未来如何变化,至少……现在的生活仍将继续!

    “老头子。”

    姜河扭头看向身边坐着的父亲,笑道:“家里的餐馆都关门几天了。现在,我们该回家了!”

    “呃?”

    听到姜河这话,姜正强明显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姜河这么快就从“母亲是神祗”这个震惊的消息中恢复过来。

    “好!好!我们回家!”

    姜正强连忙点头答应!

    ……

    退了房,姜河父子走出旅馆,拦了辆出租车,很快就赶到了羊城火车站!

    姜河本来还打算坐飞机的,结果节省惯了的姜正强,怎么也舍不得花一千多块钱坐一趟飞机。

    于是,姜河只能跟着父亲一起挤火车了!

    动车是不可能动车的。就算是普通空调快速列车,也不可能买卧铺票的!

    好在两人都没有什么行李,很快就进站了。

    过安检的时候,姜河看着身前的安检员妹子,拿着个金属探测器在身上扫个不停,心里还生出了恶作剧一般的笑意。

    我随身带着足够武装一支特战队的武器装备,你能检查出来么?

    好吧,这有点恶趣味了!

    姜河甩了甩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了脑袋,跟着父亲一起进入候车室。

    在候车室里等了一阵,然后检票上车,虽然拥挤了一点,过程倒也算是顺利。

    可惜……上车之后就不太顺利了!

    当姜正强对着车票找到座位的时候,座位上已经坐着其他人了!

    两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胳膊上纹着刺青的“杀马特”青年,刚好占据了姜河父子两人的座位。

    “同志,麻烦你们让一下,这个座位是我们的!”

    姜正强带着笑脸,朝“杀马特”青年扬了扬手中的车票,示意两人把座位让出来!

    “同志?”

    一个蓝色头发的杀马特青年,听到“同志”这个词,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指着姜正强一声怒吼,“你特么眼瞎啊!谁特么是同志?老子是直男!直男知道么?”

    “滚!再特么瞎哔哔,老子打死你!”

    旁边另一个黄头发的杀马特甚至连拳头都抡起来了!

    “别!别这样,有话好说!”

    听到杀马特青年的怒骂,姜正强脸色一变,心道:“完了!你们完了!以我儿子那暴脾气,哪听得这种话?”

    果不其然!

    “你要打死谁?”

    只听得一声怒吼,姜河的身影一闪,冲到了座位旁边。

    伸手一抓,一把揪住前面那个蓝色头发的杀马特,手臂用力一举,将这个杀马特青年生生的举了起来,一把塞进了行李架。

    “啊!你……你……”

    刚才还抡起拳头的那个黄头发杀马特,看到这一幕,完全吓傻了!

    “你说谁眼瞎?”

    姜河又是一把抓了过去,将这个黄头发杀马特又举了起来,同样塞进了行李架。

    “啊……救命!救命!”

    两个杀马特青年,被塞进了行李架,卡在行李架里,挣扎不脱,只能惨叫着呼救。

    “我去!这个小伙子好大的力气!”

    “这小伙子是练举重的吧?”

    “现在社会上这些非主流,占了人家的座位,还敢骂人,还敢威胁人!真得教训一下才行!”

    “不过,这个小伙子的脾气也够火爆的了!”

    旁边的旅客们,看到这一幕,有的震惊,有的赞叹,一阵议论纷纷。

    “儿子!儿子!算了!算了!快放他们下来!”

    姜正强连忙朝姜河劝说着。

    “好吧!”

    姜河也不想因为这点事就闹出什么动静来,听从了父亲的劝说,伸手把两个杀马特从行李架上扯了出来。

    “大哥!对不起!”

    “我们再也不敢了!”

    两个惊魂未定的杀马特,连连道歉,然后转身就跑。

    “我儿子脾气不好!我儿子脾气不好!”

    姜正强还在满脸堆笑的朝四周的旅客们解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