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烧焦的尸体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一路风驰电挈!

    姜河驾驶着警用摩托车,在公路上狂飙。飞驰的摩托车几乎是在公路上飘着的!

    坐在尾座上的女警,这个时候完全没有说话的心思了,只是死死的抱住姜河,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飞出去!

    然而……即使姜河把这辆警用摩托车开出了极限速度,潭城警局到底离姜河家里隔了一个城区。

    二十多分钟之后,姜河终于赶到了文兴街!

    此刻的文兴街附近,已经围满了人。四周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烟火气息。

    远远望去,姜河家里的那一栋两层小楼已经熄灭了明火,只有一股股黑烟还在翻腾。

    房子外面停着几辆消防车!一群消防员正举着高压水枪,对着小楼喷射着水柱!

    此刻的小楼,到处是烟熏火燎的痕迹。水柱冲刷之下,混合着灰烬的黑色水流,弥漫着楼房四周!

    “火已经熄灭了?”

    姜河看到这一幕,连忙停下摩托车,从车上一跃而下,朝着楼房跑了过去!

    “我爸呢?我爸在哪?我爸在哪?”

    一边跑,姜河一边大喊着。

    “你是……业主?”

    一个浑身沾满了烟灰污渍的消防员,看到姜河大叫着跑了过来,连忙迎了上去。

    消防员走到姜河身前,伸手擦着脸上的汗水。烟尘和汗水混合着,抹在脸上,消防员的脸都花了!

    “消防员同志,我爸呢?你们有没有救回我爸?”

    姜河满脸焦急的朝消防员询问。

    “那个……”

    这个消防员朝姜河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微微低下了头,“火势太猛,我们竭尽全力在抢救,但是……很抱歉。”

    “啊?”

    听到这话,姜河心头一凉,整个人都懵了!

    老头子……你……

    “很抱歉!我们没能救回你的父亲!”

    消防员叹了一口气,伸手指了指旁边的一辆救护车,“你父亲的遗体就在那边,你……过去看一眼吧!”

    遗体……

    姜河心头陡然生出一股剧痛,鼻子一酸,眼中滚出了两行热泪。

    脚步踉跄着,姜河哽咽着,举步走到了旁边的救护车前。

    在救护车的后箱里,摆放着一具担架,上面蒙了一层白布,白布下面,隐约显出一个人形。

    父亲……

    看到这个情形,姜河心如刀绞,伸出颤抖的手,慢慢的揭开了担架上的白布!

    一具焦黑的人体,出现在姜河面前!

    惨!太惨了!

    这具尸体浑身焦黑,皮肉全都烧焦了,完全看不出正常的模样!

    “姜……姜爷。”

    这时候,刚子、猴子,还有王志昆,一齐走了过来。

    姜河回过头来,看到刚子他们身上全身湿透,头发上还有烟火烧焦的痕迹。显然,刚子他们也参与救火了!

    “姜爷,这场火来得太突然了,也太猛烈了!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已经进不去了!”

    刚子走到姜河身前,满脸惭愧的低下了头,“对不起!姜爷,我们……没能救回老爷子!”

    “不怪你们!”

    姜河朝刚子他们摇了摇头,“你们做的已经够多的了!谢谢!”

    “不……不用谢!”

    刚子三人连连摆手。

    “姜爷,有件事……需要跟您说一下。”

    王志昆扭头四下张望了一眼,举步走到姜河身边,压低了声音,跟姜河说道:“姜爷,在您去警局这段时间里,虢正高的手下金钱豹,来过文兴街。”

    “金钱豹?”

    姜河眉头一挑,眼中爆出一抹寒光,“难道……家里失火的事情,跟金钱豹有关?”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姜河面无表情的朝王志昆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好的!姜爷!您心里有数就行了!”

    王志昆点了点头,带着刚子和猴子转身离开了!

    “金钱豹?难道……虢正高真的派人来我家放火了?”

    姜河心头的怒火翻腾而起,冰冷的眼神透出一股森寒,“如果真是你干的,虢正高,你这是找死!”

    扭头朝火场方向看了一眼,姜河心头又有些无奈。一场火下来,什么痕迹都没了!

    就算有“超强嗅觉”,也只能闻到烟火味,根本找不出什么线索。

    回过头来,姜河低头看向担架上的尸骸,死死的咬紧了牙关,“老头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咦?不对!”

    姜河突然死死的盯着尸骸焦黑的头颅,眼中的神色惊疑不定!

    老头子的脸型……颧骨形状不应该是这样的!

    源自“医术”技能的判断力,让姜河发现了问题!

    这具尸体……很可能不是老头子!

    心头一惊,姜河连忙伸手一把揭开了白布,把这具焦黑的尸体完全显露了出来。

    细细看了一阵,姜河心头的怀疑更重了几分。

    “老头子曾经说过,他当年在东非啃泥鸭务工的时候,右臂受过伤,骨折过一次。”

    想到这里,姜河重新盖上白布,举步朝救护车旁边站着的医护人员走了过去。

    “有手术刀吗?借我用一下!”

    姜河走到医生面前,朝医生询问。

    “手术刀?你……”

    医生满脸疑惑的看向姜河,不知道姜河要手术刀干什么。

    “有没有手术刀?”

    还不等医生说完,姜河又是一声大喝。

    “有!有!”

    被姜河这么一吼,医生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术箱递了过来。

    “谢谢!”

    接过手术箱,姜河转身走到担架旁边,拿出手术刀,一刀切开了焦尸的右臂,显露出手臂骨。

    果然没有发现骨折愈合的痕迹!

    这具尸体……不是老头子!

    那么……老头子到底去了哪里?是生是死?

    这场火……是意外?还是人为?

    丢下手术刀,姜河重新盖上尸骸,举步朝火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此刻,在消防员的高压水枪喷射下,火场里的火焰已经完全扑灭,连黑烟都熄灭了!

    跟姜河一起过来的女警,正在前面跟消防员交涉,似乎在询问事故原因。

    “姜河,你父亲的事……你……节哀!”

    看到姜河走过来,女警眼中闪过一抹同情之色,低声安慰了一句。

    “那具尸体不是我爸!”

    姜河朝女警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伸手指着前方熄灭的火场,“死的不是我爸,而且我爸又失踪了!这里面有问题!这场火不是意外!”

    “啊?不是你爸?那……”

    女警心头一惊,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了。

    死的不是姜河的父亲,而是另有其人。姜河的父亲又失踪了。

    这场火……很可能不是意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