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打怪掉钱了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不久之后,前方江面上,驶来一艘内河货轮。

    这艘船正是姜河追踪的“刀鱼号”!

    船舶过桥的时候,为了防止意外碰撞,需要减速行驶。当这艘“刀鱼号”从桥下驶过的时候,姜河从桥墩上一跃而下,落入水中,朝着船舶游了过去。

    内河船舶由于桥梁高度的限制,船高比海船低得多了!

    这艘“刀鱼号”,水线之上的船舷高度还不到两米,姜河游到船边,一个鱼跃,轻松就攀到船舷,翻到了船上。

    “超强嗅觉”发动,姜河一边轻手轻脚的在船上潜行,一边搜寻虢正高的气息。

    “该死!这艘船里装的是海产品!”

    刚刚打开“超强嗅觉”,姜河闻到了一股极其浓烈的咸鱼味。浓郁的腥臭差点把姜河熏晕了过去。

    虢正高到底是老江湖,岂能想不到警方会派出警犬追踪?

    警方也不是傻子,不可能想不到虢正高的逃跑路线还有水路这一条。

    然而……在这股浓烈的咸鱼味道之下,就连姜河都找不出虢正高的气息,就不要说警犬了!

    “超强嗅觉找不到你,但是……我还有其他办法!”

    姜河可以肯定,虢正高绝对躲在这艘船里。

    水警检查这艘船的时候,就算带了警犬都找不到虢正高。但是,姜河的手段可不止是“超强嗅觉”!

    “虢正高,就算你再牛逼,你总还是需要呼吸的!在我的超级听力之下,你的呼吸声绝对逃不过我的耳朵!”

    姜河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发动“超强听力”,在货轮上仔细搜寻虢正高的下落。

    “前面的驾驶室里,有三个人的呼吸声。两个在睡觉,一个在开船,那是货轮的驾驶员。”

    姜河通过“超级听力”,仔细分辨着四周的声音。

    江风吹拂,水声哗哗,各种各样的声音不断的传入姜河的耳朵里。

    排除风声,排除水声,排除货轮的马达声,震动声,然后……姜河抬眼看向了货仓里的一个集装箱。

    “找到你了!”

    在昏暗视觉之下,姜河清楚的看到,前方那个集装箱上,有一颗螺丝拧了下来,露出了一个小孔。

    从这个小孔里,姜河的超级听力,听到了一阵阵低沉的呼吸声。

    “藏在一堆咸鱼里面,虢正高,你可真有几分本事。”

    走到集装箱边,姜河即使没有发动超强嗅觉,也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腥臭咸鱼味。

    集装箱是锁起来了的,不过,这难不倒姜河。

    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牙签,在锁孔里面挑了几下,“咔嚓”一声,锁头打开了!

    “虢正高,起床嘘嘘了!”

    姜河一声冷笑,一把拉开了集装箱。

    “哗啦”一声,咸鱼飞散,一道身影猛扑而出。

    形意拳!虎形!

    虢正高如同猛虎下山,从集装箱里飞扑而出,双手十指紧扣,形如虎爪,对着姜河狠狠的抓了下来!

    在姜河开门的时候,虢正高就知道自己暴露了,出手毫不犹豫,狠辣至极!

    可惜……实力的差距可不是狠辣能够弥补的!

    遇到了姜河这个挂逼,反抗毫无意义!

    姜河升级而来的“武术”技能,让他精通全世界所有的格斗技巧。

    形意拳,姜河同样精通!

    所以,虢正高刚刚出手,他的一切招式,一切运劲技巧,姜河全都一目了然!

    “破绽太多了!”

    看到虢正高飞扑而来,姜河冷笑了一声,脚下一错,旋身一记飞踹!

    “轰”的一声,姜河一脚重重的踢在虢正高胸口。

    沉重而狂暴的力道猛烈爆发。虢正高被这一脚踢得倒飞出去,一路鲜血狂喷,“砰”的一声,撞回了集装箱里,震得咸鱼乱飞。

    “你……你是谁?”

    虢正高可没有姜河的昏暗视觉,根本看不清姜河的面容,只觉得眼前这个家伙,实在太恐怖了!

    “哈?你刚杀了李原来陷害我,现在就不知道我是谁了?”

    姜河一声冷笑,“虢正高,我来找你算账了!”

    身形一晃,姜河朝集装箱里冲了进去,右手握拳,高高扬起,对着虢正高重重的砸了下去。

    “姜老虎?误会!误……”

    “砰”的一声,虢正高连话都没说完,就被姜河一拳砸晕了过去。

    一把提起虢正高,姜河转身冲出货仓,纵身跃入江水之中。

    刚才打斗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开船的驾驶员,姜河可不想跟他们照面,还是赶快离开为好。

    拖着虢正高,姜河游到了江中的一处沙洲。

    这里已经快要接近橘子洲了,江里零零散散的有一些小沙洲。

    把虢正高拖上沙洲,一把摔在地上。剧烈的疼痛,把虢正高弄醒了。

    “姜老虎,你这是要赶尽杀绝?你也是江湖人,不知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么?”

    虢正高遭到姜河几番重击,已经受伤不轻,一边咳嗽着,艰难的朝姜河说道。

    “日后?这个词很内涵啊!”

    姜河朝虢正高瞥了一眼,冷笑着摇了摇头,“但是……我只喜欢软妹子!”

    “呃……”

    虢正高被噎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说!我家里失火,是不是你放的?”

    姜河可不是来跟虢正高开玩笑的。抬眼看向虢正高,姜河满脸冰冷的喝问。

    “你家里失火了?不是我!我没干过这事!我只是叫豹子去了打听一下你的来历,根本没有叫他放火!而且……豹子失踪了!我都联系不上他了!”

    虢正高连忙跟姜河解释。

    “金钱豹失踪了?”

    姜河心头一动,突然想起了那具焦黑的尸体。或许……那具焦尸就是金钱豹?

    如果死的是金钱豹,那么……火是谁放的?楼上的高温烧结又是谁弄出来的?父亲的下落又在哪里?

    疑问越来越多了!

    至于虢正高说的“没叫金钱豹放火”,姜河一个字都不信。要不然,电线短路是怎么回事?金钱豹为何会死在姜哥家里?

    很可能,金钱豹试图放火,结果又遭遇了其他事情,最终死在火场。

    姜河冷笑一声,扭头看向了虢正高,说道:“虢正高,就算那场火跟你无关,你杀死李原嫁祸给我,想要置我于死地。今天,我也不能放过你!”

    “不!姜河!姜老虎!你不能杀我!”

    虢正高脸色一白,连忙朝姜河大喊,“我是‘九鼎’的人!你敢杀我,‘九鼎’不会放过你的!”

    “老子管你九鼎还是十鼎!去死!”

    纵身而起,姜河疾步窜到虢正高身前,抬脚一记鞭腿,如同钢鞭一般,重重的砸在虢正高的脖子上。

    “咔嚓”一声,颈骨折断。虢正高一头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血色竖眸召出,无形的波动一扫,虢正高瞬间化成灰烬,只剩下一堆衣物散落在地。

    这些衣物,自然也不能留在这里。

    又是一挥手,散落在地的衣物也被姜河收进了血色空间。

    “咦?这是……”

    在刚刚收取的衣物中,姜河发现了一个随身腰包,里面竟然……藏着一些翡翠珠宝。

    一条翡翠珠链,一对翡翠镯子,还有一枚扳指,两个吊坠。

    每一件都晶莹剔透,宝光莹莹,豁然是玻璃种帝王绿的极品翡翠!

    “虢正高跑路,自然要带些财物在身。这些翡翠珠宝,分量轻,却又十分昂贵,最适合不过了!”

    一条帝王绿的翡翠珠链,曾经拍出三千多万美金!虢正高这些翡翠珠宝,保守估计,至少价值五千万美金以上,相当于数亿软妹币!

    “打怪掉钱了?”

    姜河笑了笑,转身离开沙洲,跃进水里,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推荐票哀求术!

    老板,打发点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