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姜老虎莫非有龙阳之好?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姜河驱车驶出雨湖别墅。

    这时候,一艘漂浮在雨湖水面的小游船上。杜红尘坐在座椅上,手里举起一个望远镜,正看向姜河。

    “竟然出门了?很好!”

    杜红尘丢开望远镜,从脚下的一个黑箱子里,取出了一架类似于小孩子玩具模样的旋翼机。

    只不过,这架旋翼机的机身和旋翼上,竟然铭刻着一条条古怪的纹路。

    伸手一抛,旋翼机呼啸而起,豁然冲上了数千米高空。

    更令人惊异的是,旋翼机周围,竟然笼罩着一层白茫茫的云雾。

    这就是杜红尘的“蜃气”。

    包裹在云雾中的旋翼机,就像一朵漂浮在天空的白云。

    ……

    姜河开着车一路赶往易家桥。

    不久之后,前方出现了一片青山绿水。

    这里已经是潭城郊外了。

    穿过一条古老的石拱桥,对面就是座落在山丘,原野和河流之间的易家桥农家乐。

    姜河以前没来过这地方。不过,身为潭城人,自然不会找不到位置。

    把越野车开进农家乐的停车场,下车之后,姜河惊讶的发现,整个农家乐里竟然没有什么客人。

    郑元江竟然包下了整个农家乐?真是大手笔啊!

    姜河笑了笑,也没在意,举步朝农家乐里面走了过去。

    “姜爷,您来了?”

    刚刚走出停车场,姜河就看到郑元江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

    只不过……

    看到郑元江的一刹那,姜河的眸子微微一缩,心头暗暗一声冷笑。

    买马匹!郑元江如果是个超凡者,他还开什么建筑公司?

    在这个郑元江身上,姜河的“气息侦查”明显感觉到一股带着丝丝阴寒气息的超凡之力。

    如果这不是别人假扮的,姜河可以把眼珠子都挖出来!

    心里买马匹,脸上笑嘻嘻。

    姜河不动声色的走了上去,朝郑元江满脸微笑的打着招呼,“老郑,你也太客气了。居然还包下了整个农家乐。太破费了啊!”

    “应该的!应该的!”

    郑元江满脸堆笑,一副讨好的模样,“姜爷您是什么身份?我自然不能让那些俗人打搅了您的雅兴。”

    “哈哈哈哈!老郑,你有心了!”

    姜河一脸十分受用的模样,笑着打了个哈哈,而且还很情切的伸手拍了拍郑元江的肩膀。

    只不过,一个“血之瘟疫”,无声无息的落到了郑元江的肩膀上。

    想要算计你家姜爷?嘿嘿,你们真有勇气。

    鲜血之力与死亡之力融合而成的“血之瘟疫”,只要姜河念头一动就可以激发,到时候有你们好受的。

    一路笑嘻嘻的商业互吹,姜河跟着郑元江走进了农家乐的餐厅。

    餐厅里摆放着一张大圆桌。

    两个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侍立在餐桌边。两个男***员,推着餐车,运送着菜肴。

    在柜台后面,还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看起来似乎是农家乐的老板。

    但是,在姜河的“气息侦查”之下,这些人都特么是超凡者。

    一群超凡者开农家乐,那可真有意思。

    “欢迎光临。”

    当姜河走进餐厅的时候,服务员和老板,一齐向姜河躬身行礼。

    看到这些人行礼的动作,姜河的眸子又微微收缩了一下。

    鞠躬的动作好标准,好熟练,似乎这些人经常这么鞠躬行礼。

    如果不是感应到他们身上的超凡气息,姜河还不觉得有什么,最多就是农家乐的礼仪培训很严格嘛。

    但是……鞠躬行礼这么标准的超凡者,姜河马上想到了东海之外的某个国家。

    有意思了!竟然是倭奴来九州境内搞事?还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

    国外的超凡者,在九州境内搞事,那就等于活腻了。九鼎镇神州,连超凡九阶的奥西里斯都栽了,何况你们?

    “哎呀!客气了!客气了!”

    姜河一副江湖豪客的模样,大笑着走了过去,伸手将身前的两个漂亮的女服务员,一个个搀扶起来。

    而且……手上还带着一些不可描述的小动作。

    两个女服务员虽然脸上仍然带着甜甜的笑脸,但是心头一阵鄙夷。

    果然跟资料上说的一模一样。姜老虎出身低微,就是个江湖草莽。虽然实力不差,却脾气暴躁,脑子……几乎没有。

    看来这次的任务很轻松就能完成。

    女服务员偷偷的拿眼睛瞟了郑元江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轻松笑意。

    然后……姜老虎又有惊人之举。

    伸手扶起了两个漂亮的妹子之后,他竟然又朝男服务员走了过去。

    “辛苦你们了!辛苦你们了!”

    嘴里瞎扯着,姜河一个个拉起男服务员的手,亲切的拍打着,场面似乎有种不可描述的诡异感。

    看到这一幕,餐厅里的所有人脸色都有些古怪。

    莫非……这个姜老虎还有断袖分桃的龙阳之好?

    更令人惊讶的是……拉完了男服务员的手之后,姜老虎竟然连柜台后面那个四十来岁的“老板”都不放过。

    姜老虎……真是恐怖如斯!

    这一刻,所有人心头都涌起了一股古怪至极的感觉。

    姜河当然是故意的!

    要给每个人送一份“血之瘟疫”,那就不能在乎别人的目光。不能“知男而退”,必须“迎男而上”。

    “姜……姜爷,您请坐!请坐!”

    郑元江在“老板”求助的目光中,连忙走上前来,拉着姜河坐到了餐桌边。

    “服务员,上酒。”

    郑元江朝服务员吩咐了一声,笑着朝姜河说道:“姜爷,今天咱们好好喝一个,不醉不休!”

    一名女服务员连忙打开了一瓶酒,给姜河满满的添上了一杯。

    “姜爷,您请。”

    笑语晏晏,素手盈盈。女服务员风姿款款的端起酒杯,递到了姜河手里。

    “真是好酒啊!”

    鼻翼耸动了几下,姜河接过酒杯,满脸欢笑,似乎十分满意。

    买马匹!如果不是老子有“侦测毒素”,还真发现不了这是一杯毒酒呢!

    “这酒是我珍藏了多年的。姜爷,您多喝几杯。”

    郑元江端起杯子跟姜河碰了一下,“姜爷,我干了,您随意。”

    “我随意?”

    姜河端起杯子晃了晃,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郑元江。

    “呃!是的,您随意。”

    郑元江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很好!既然随意……”

    姜河将手中的杯子一甩,“那我就不喝了。”

    “嗯?”

    郑元江愣神了。这个姜老虎,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我这不是客气话么?

    这就尴尬了!

    花了老半天功夫,准备了这杯毒酒。你特么不喝了?这还怎么玩得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