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跟我爸是兄弟?你真有勇气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乔恩·詹·康恩!

    如果不是姜河拥有“通晓语言”,还真不知到这个名字说的是他爸姜正强。

    只不过……这人脸上的惊慌,又是怎么回事?

    “滚出去!离开这里!”

    正当姜河心头疑惑的时候,眼前这个高大的黑人男子,突然掏出一支老旧的手枪,指着姜河一声大吼,“滚!”

    华国生产的54,保养得还算可以。

    姜河朝黑人大汉手中的54枪扫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我不觉得这把枪能威胁我!”

    “那你可以试试!”

    黑人大汉“咔”的一声打开了保险,满脸凶狠的盯着姜河,“信不信我打爆你的脑袋?”

    “呵呵,这我还真不信!”

    姜河身形一晃,急速技能带来的超凡速度,瞬间就冲到了黑人大汉身前,手上一抓,随手就夺过了这把陈旧的54式。

    一把抓起黑人大汉的胳膊,只是一扭,就将这个黑人大汉的手臂扭到了背后。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姜河随手抓起54式,对准了黑人大汉的脑袋,“现在,你信不信我打爆你的头?”

    “休想!”

    黑人大汉十分硬气,即使被姜河制服了,即使被手枪指着脑袋,仍然没有屈服,“怕死不是共~产~党~员!”

    “啊?”

    姜河目瞪口呆。

    黑人说的这句话,居然是中文!

    我勒个去,这里还有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那什么……”

    姜河觉得,可能这个“同志”认为自己是坏人,产生了误会。连忙给“同志”解释道:“我叫乔恩·霍尔。乔恩·詹·康恩,是我爸。”

    “胡扯!”

    黑人大汉又是一声怒吼,“乔恩·霍尔今年才十九岁。你休想骗我。”

    “事实上……我还没满十九。”

    姜河松开了黑人大汉,笑着摇了摇头,“这是个误会。来,我们进屋,慢慢说。”

    拉着黑人大汉进了门,姜河挥手在脸上一抹,恢复了本来面目。

    “你看,我还没满十九呢!我就是乔恩·霍尔。”

    将手中的54式还给了黑人大汉,姜河笑了笑,“我真是乔恩·霍尔。”

    “你化妆了?”

    黑人大汉接过54式,却仍然对姜河有些不信,“你怎么证明自己是乔恩·霍尔?”

    “证明?”

    好吧,证明我是我,其实很简单。

    “身份证可以么?”

    姜河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然后继续说道:“我爸在这里断了一条胳膊,我爸喜欢蹲在墙边吃饭,我爸喜欢蹲厕所里抽烟,一抽就半个小时。我爸睡觉打呼噜……”

    “可以了!可以了!”

    黑人大汉连身份证都没看,满脸欢喜的看着姜河,“是的!蹲墙边吃饭。我经常跟他一起蹲着。”

    “那么……你知道我爸跟我妈,当年住哪里吗?”

    姜河连忙向黑人大汉询问。

    “我叫康巴斯,当年跟你爸一起干活。我们是兄弟。”

    黑人大汉康巴斯拍着姜河的肩膀,“来,我带你去他们住过的房子。”

    说着,黑人大汉一把拉起姜河,就朝外面走。

    跟我爸是兄弟?你真有勇气!

    姜河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跟着黑大汉来到了旁边的一间屋子。

    “这里就是你爸和你妈,曾经住过的地方。”

    康巴斯打开房门,朝姜河笑道:“这些年,有很多人想住进来。我一直守着不让。”

    “谢谢。”

    姜河朝康巴斯道了一声谢,举步走进了房门。

    房间很简陋,里面的家具更加简陋。

    墙壁用报纸糊了一下,多年过去,报纸早已枯黄腐朽。

    桌子和床,都是用砖头和木板搭建的。床上上面没有铺盖床垫,显然,当年父亲回国的时候全都带走了。

    “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么?”

    伸手触摸着墙壁,扭头看着这间简陋而破败的房间,姜河心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母亲身为大司命,父亲的来头更加吓人。他们两个可以说是金字塔巅峰的存在,竟然就住在这么个破地方?

    父亲明明是九黎兵主,怎么又会来这里修港口?而且还断了一条胳膊。九黎兵主断了一条胳膊,这有多吓人呐!

    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姜河没能找到任何线索。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留下。

    “康巴斯先生,您知不知道……我母亲的坟墓在哪里?”

    姜河记得,父亲让他来母亲的坟墓上香。显然,母亲的坟墓才是关键。

    “坟墓?什么坟墓?”

    康巴斯满脸震惊,“难道你妈妈去世了?当年,你爸和你妈一起回国了,就算有坟墓也不可能在这里啊!”

    “呃?”

    姜河愣神了。

    不可能!父亲明明说母亲生下我之后,不到一年就去世了。父亲把母亲埋葬之后,这才带着我回国的。

    康巴斯只是普通人。如果是超凡者的手段,他根本无法抵挡。很可能……康巴斯的记忆都被修改了。

    “哦,我记错了!”

    姜河笑着摆了摆手,又朝康巴斯询问,“对了。你刚才看到我过来询问父亲的事,为什么会那么大的反应?”

    “几年前,同样有个华国人过来问你父亲的事。还在这里杀了不少人。我以为你们是一伙的。”

    康巴斯满脸愤恨的回答。

    “几年前,华国人?”

    姜河想了想,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那个赵昌明了。

    “那就这样了。谢谢你,康巴斯先生!”

    递了一叠美元给康巴斯,姜河转身走出了房门,重新回到车上。

    康巴斯看到,姜河上车之后似乎有些失望,跟旁边的女伴说了几句,马上就发动了汽车。

    汽车缓缓使出了贫民窟,消失在路口。

    康巴斯,看着远去的姜河,又看了看手中这一叠美元,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

    笑容……似乎带着几分冷漠。

    伸手掏出一个电话,康巴斯朝电话对面的人说道:“伟大的主人,您说的那个人已经来了!”

    “是的!他就是乔恩·霍尔。乔恩·詹·康恩和达·司米尔的儿子。”

    “多谢主人,为主人服务是我的荣幸。”

    康巴斯挂断了电话,脸上带着一股微笑。

    “你在给谁打电话?”

    康巴斯刚刚挂断电话,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嗯?

    听到这个声音,康巴斯豁然转身。

    只见……姜河满脸冰冷的站在身后,眼中透出森森寒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