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为什么不去问亡灵?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无法判断实力强弱。

    姜河的气息侦查从未出现过这种状况。

    接触过众多超凡者之后,姜河已经总结出了规律,通过气息侦查,感知对方的气息特征,从而判断一个人的实力强弱。

    但是现在,他只感觉到诡异,却无从判定这人的实力高低。

    “等下一旦发动攻击,必须尽全力。这个黑袍人,我无法确定他的实力强弱。”

    姜河暗暗通过精神链接,向夏瑜传了个信息。

    “知道了。”

    夏瑜朝那个黑袍人扫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另一边,狮牙奥图玛正在询问格鲁,“怎么回事?酒吧的天花板塌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

    格鲁刚要回答,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剧烈的螺旋桨轰鸣声。

    一道道探照灯照在港口泊位上,天空中飞来了几架直升机。

    “这里是蒙巴萨警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高音喇叭里传出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该死!格鲁,你这个叛徒。”

    奥图玛脸色一变,马上怀疑是格鲁把警察带过来的,连忙掏出手枪,对着格鲁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一枪爆头,格鲁一头栽倒在地。

    然后……奥图玛的枪口又朝姜河两人转了过来。

    在奥图玛看来,既然姜河跟夏瑜都是格鲁带过来的,不论知不知情,先干掉再说。

    “我去!居然出了这种变故。”

    姜河无奈的摇了摇头。早在直升机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有些麻烦了。

    “你对付奥图玛,我来对付那个黑袍。”

    精神链接里给夏瑜传了个信息,姜河身形一晃,发动了阴影跳跃,身影瞬间消失。

    下一个瞬间,姜河的身影又从黑袍人身后冒了出来。

    “虚弱!麻痹!痛苦!昏厥!”

    连续下了四个“言灵诅咒”,然后姜河手中闪过一抹黄芒,浑厚而庞大的大地之力猛烈爆发。

    移山之力,钢铁之拳,力量爆发,急速,躯体强化的力量全部发挥出来。

    这还没有结束。暗影、死亡、鲜血、毒素、酸腐、霜冻、烈焰,七股力量融为一体,化成了一击。

    “七伤拳!”

    姜河猛烈的一击,对着黑袍人狠狠的轰了过去。

    因为无法准确判断这个人的实力,姜河这一击已经用尽了全力。

    结果……大跌眼镜。

    姜河这一拳,竟然打空了。哦不,不是打空了,而是打不下去了。

    在姜河的言灵诅咒刚刚落在黑袍人身上的一刹那,这家伙……就一头栽倒在地。

    “竟然……这么弱鸡?”

    小心谨慎了半天,就过一招解决战斗。

    姜河看到昏厥在地,浑身抽搐的黑袍人,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另一半,夏瑜对付奥图玛就更轻松了。

    蜃气一涌,夏瑜闪身冲到奥图玛身边,一拳砸过去,就把奥图玛砸晕在地。

    “真是出乎意料的轻松。”

    姜河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脚一个,把黑袍人和奥图玛踢死,挥手收进了血色空间。

    收了奥图玛和黑袍,姜河扭朝夏瑜说道:“警察来了。你用蜃气遮掩一下。我们走。”

    “没问题。”

    白蒙蒙的雾气涌出,夏瑜用幻术遮掩了行迹,跟着姜河一起走出了货轮。

    外面打成了一堆。

    码头上的黑~帮分子和警车,互相开枪扫射,到处都是呼啸的子弹。

    姜河开了个念力护盾,挡住偶尔飞过来的流弹,径直走到了高达旁边。

    “高达,我们走。”

    坐上汽车,姜河朝高达吩咐了一句。汽车发动,缓缓驶出这片战场。

    在姜河即将离开一号泊位的时候,突然看到,盘旋在半空中的一架直升机里,一个身影拉着一条绳索,纵身跳了下来。

    “奥图玛,把我妹妹还给我!”

    暴怒的大吼中,一个金发女警提着一支步枪,从半空一跃而下,落到了货轮上。

    随即枪口爆出一条条火焰,把一个个帮派分子击倒在地。

    “是她?”

    姜河发现,刚才从半空一跃而下的金发女警,豁然就是在餐馆门口提醒姜河早点回酒店的那个女警。

    她妹妹……也被奥图玛抓走了?

    看来,奥图玛你这是在作死啊!难怪会被警察围攻。

    姜河摇了摇头,然后……一把抓出奥图玛的灵魂,砸了个“灵魂拷问”过去。

    “奥图玛,你为什么要关注当年华国工人的住所?”

    之前姜河去父母故居的时候,那个康巴斯就是在向奥图玛汇报。所以,姜河很想知道奥图玛为什么会关注这里。

    “是大巫师让我做的。我也不知道原因。”

    奥图玛连忙回答。

    “大巫师?他是什么人?”

    又冒出来一个大巫师,姜河微微皱起了眉头。

    “班林戈!班林戈大巫师。他是巫毒之神的祭祀。就是他让我抓这些人的,都是他让我干的。”

    奥图玛似乎对这个班林戈大巫师十分恐惧,说起这个名字,灵魂都在发抖。

    “班林戈,巫毒之神,居然让奥图玛抓人?而且那个黑袍人身上明显有血脉移植的气息。”

    姜河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件事恐怕很不简单。

    不过,姜河要找的是母亲的坟墓,班林戈大巫师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奥图玛,十八年前,有个叫乔恩·詹·康恩的华国人,他的妻子在蒙巴萨去世了。你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十八年前,我还在内罗毕。”

    奥图玛的回答让姜河十分失望。

    “那……你知道蒙巴萨还有那些人跟当年的华国人接触过?”

    姜河还有些不甘心,继续向奥图玛询问。

    “有一个人,肯定跟当年的华国人接触过。他叫格莱恩·康利。当年他是港口的警长。”

    奥图玛想了一下,给姜河提供了一个名字。

    “警长么?”

    姜河点了点头。

    母亲当年在这里去世,当地的警局肯定会有人过来询问情况。这个警长很可能知道母亲的坟墓在哪。

    “这个格莱恩·康利在哪?”

    姜河连忙向奥图玛询问。

    “死了!”

    什么?你特么逗我?

    姜河心头腾起一股怒吼,灼烧奥图玛灵魂的黑火猛地暴涨,烧得奥图玛一阵阵惨嚎。

    “你既然能询问我的灵魂,为什么不能询问死人?”

    奥图玛痛苦的嘶吼。

    “咦?也对啊!”

    姜河这才想起,自己还是“巫妖王”呢。

    奥图玛,你提醒了我,算是有功。那就暂时先留着你的灵魂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