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母亲的礼物,战争兵器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格莱恩·康利,谢谢你的帮助。”

    姜河朝警长的灵魂点了点头,“现在,我赐予你永恒的安眠。”

    挥了挥手,解除了亡灵召唤。格莱恩·康利的亡魂瞬间消散,再无丝毫痕迹。

    打发了警长的亡灵之后,姜河把目光放在了母亲的坟墓上。

    一块麻石墓碑,歪倒在地上,上面没有任何文字。

    孤零零的坟堆上,还长满了杂草。如果不是警长的亡灵带路,姜河根本就不会留意到这座坟墓。

    “妈,我来给您扫墓了。”

    一股黄芒在姜河手中闪耀,浑厚的大地之力涌入了这座坟墓。

    泥土翻转,坟墓上长满的杂草瞬间埋进了土里。歪倒的墓碑重新竖立。

    只是一瞬间,长满杂草的坟堆就被清扫得干干净净。

    但是……姜河的脸上却生出了一股错愕。

    通过刚才渗入坟墓的大地之力,姜河也清楚的感应到了坟墓里的情形。

    坟墓地下……没有棺材,也没有尸骨。

    即使过去了十几年,尸骨也不可能完全腐朽,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是什么情况?

    警长的亡灵绝对不会说谎,也不可能在姜河这个召唤者面前隐瞒。

    这里绝对就是母亲的坟墓,绝对就是父亲当年埋葬母亲的地方。

    但是……为什么没有棺木?

    为什么连尸骨都找不到?

    除非……母亲根本就没有留下尸骨。

    身为大司命,母亲绝对是一个强大的超凡者。死亡之后,不像普通人那样会留下尸骨,也是很有可能的。

    那么……母亲,您到底留下了什么?

    姜河放开了自身的感知,仔细的感应着这座坟墓,却仍然找不到任何痕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连母亲的棺木和尸骨,都找不到丝毫存在的痕迹?

    父亲让我过来,肯定是有原因的,为什么我找不到任何信息。

    父亲让我……上香?

    姜河突然想起,父亲的原话是让他来母亲的坟墓上一柱香。

    对!上香!

    在华国的传统中,上坟不烧香烛,不烧纸钱,能算上坟么?

    “妈,儿子不孝。”

    姜河连忙跪倒在坟前,重重的磕头。

    香烛纸钱,姜河很早就准备好了的。在父亲说起这事的时候,姜河就准备好了的。

    只不过,刚才扫墓的时候,大地之力没有感应到棺木和尸骨存在的痕迹,让姜河乱了分寸。

    从血色空间里取出香烛,恭恭敬敬的插在坟头。指尖闪过一丝火苗,点燃了香烛。

    姜河又取了一叠纸钱,放在坟头点燃。

    “妈,我来看你了!”

    在袅袅香烟和纸钱燃烧的火光中,姜河跪倒在坟前,认真的磕头。

    “唉……”

    莫名的,姜河隐隐听到了一声叹息。

    一丝清风拂过,轻柔的,温柔的,拂过姜河的脸庞,就如同母亲温暖的手。

    “妈?您来了吗?”

    姜河突然鼻子一酸,眼中滚出了两行泪水。

    我的感应没错,绝对没错,刚才……一定是母亲来了。

    “其实……我的儿子,我真的不希望看到,有一天你来到这里。”

    轻柔的声音如同泉水一般渗入姜河的心神,“但是,我知道,你的父亲,那个混蛋,他一定会让你过来。”

    “呃……”

    姜河默默的低下了头,心道:“老妈,这话我没法接啊!”

    “那个混账!那个蛮子!那个满脑子肌肉的蠢货……”

    母亲温柔的声音豁然变得如同海啸山崩。

    果然,之前的温柔都是错觉。母亲绝对是个暴脾气!

    “咳咳……”

    姜河只能尴尬的咳嗽。

    能怎么办呢?老妈在骂老爸,我只能听着。

    “算了,以后再找他算账。”

    母亲怒骂了一阵,这才缓了一口气,“儿子,我的真身在域外虚空。当年分身下界,进入现实世界,是为了一个计划。可惜被你那个满脑子肌肉的蠢货父亲搞砸了。”

    说到这里,母亲的声音里又透出一股愤怒,然后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怒骂。

    什么“大猪蹄子”,什么“老娘的便宜那么好占”,反正一大堆,姜河都不敢听。

    母亲的真身在天外虚空?

    也就是说,母亲同样是一方大佬?

    分身下界?母亲的分身都是“大司命”?那……真身是谁?

    “你父亲那个九黎蛮子,知道自己闯祸了之后,这些年一直躲在九幽不敢出来。”

    母亲的声音还是愤愤不已,“他让你来找我,就是想看看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你的问题。可是……老娘要是有办法早就解决了,还用等到现在?”

    “啊?我……我有什么问题?”

    姜河心头紧张起来。

    连父亲那种大佬,连母亲这个似乎更大的大佬,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会严重到什么程度?

    到底是什么问题?难道是……血色竖眸?

    难道父亲和母亲说的问题,指的就是血色竖眸?会有什么问题?

    “这么说吧!”

    母亲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怒意,“当年,我分身下界,是想弄出一件应对域外局势的战争兵器。结果,你那个愚蠢的父亲,以为有便宜可占,也偷偷下界了。”

    “然后……你就生出来了。”

    母亲的声音透出一阵无奈,“那件战争兵器也就变成了你。老娘一怒之下,封了你爸的意识,让他在现实世界窝囊了二十年。”

    “那个……您说的战争兵器,指的是什么?”

    姜河连忙询问。

    “还有什么?你不是已经在用了么?”

    母亲的声音里透出一声叹息,“核心部件在你身上,还有几个组件我放在巴别塔。你父亲让你过来,肯定是想让你取回那些组件的。”

    “可是……打造这个东西的材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力量很诡异,连我都搞不清来历。”

    “如果用来打造一具战争傀儡还无所谓,用在你身上……后果是什么,连我都不知道。”

    一股轻柔如风的力量渗入了姜河的身体,似乎在检查着什么。

    片刻之后,母亲又是一声长叹,“那个东西已经跟你彻底融合了。当年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试图解开,却根本取不出来。”

    “儿子,我一直希望你平平安安过一生。但是,你既然踏上了超凡之路,未来是什么样子,我也无法预料了。”

    “这是那几个组件的位置。你想要就去拿吧。”

    “希望……结果不会太差。”

    母亲传来一道信息之后,一声悠然长叹,消失无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