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剿灭魔物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凄厉的刀鸣震荡天地!

    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如同白虹贯日,冰冷而锋锐的刀光撕裂长空!

    一刀斩出,在古朴的首山铜刀之上,豁然显出了一只白鸿的虚影。

    鸿影经天,鸿鸣九霄!

    在长刀斩过的轨迹中,虚空爆出了一声声“咔咔”的破碎声,如同墨汁在白纸上划过,天空中裂开了一条漆黑的裂痕。

    锋锐无比的刀光,斩尽万物,无物可挡!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激荡的劲风席卷四方,如同卷起了一股狂暴的飓风!

    如同风吹云散一般,在前方的湖泊上,豁然亮起了一层盈盈如水的透明光幕。

    姜河劈出的首山铜刀,正狠狠的劈在这层如水的光幕上。

    “咔咔咔……”

    在刀锋与光幕碰触的部位,突然爆出了一阵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眼前这层盈盈如水的光幕,豁然……如同破碎的玻璃一般,爆出了无数条裂缝。

    “哗啦”一声,光幕爆碎,一道道水光四下飞溅。

    如同揭开了一层屏障,在姜河的眼前,豁然出现了一片广袤的大地,以及……一座高耸入云的庞大山岳。

    一眼望去,这座山岳巍峨磅礴,直插云霄,高度甚至超过了世界最高峰的珠峰!

    “千里纳户庭!天涯化咫尺!好阵法!好神通!”

    姜河明显的发现,眼前这片广袤的大地,这座高耸入云的大山,竟然就是衡水湖泊之中的一座毫不起眼的湖心岛。

    原本只有方圆百米不到的湖中小岛,在打破法阵之后,豁然显出了方圆千里,高耸入云的真面目。

    姜河看着眼前的崇山,赞叹的点了点头。

    然而……其他人却已经吓傻了!

    无论是夏瑜,还是崇山总部的众人,都被姜河一刀劈开“千里纳户庭”法阵的手段,生生的吓懵了!

    这可是崇山的大阵!

    崇山是夏禹的祖地。在舜帝的时代,姒氏就封在崇山,封号崇伯!

    这座“千里纳户庭”的大阵,据说还是夏禹亲手铭刻而成的。

    虽然只是隐藏法阵,不是防守也不是攻击型的法阵。但是……姜河竟然一刀就劈开了?

    这怎么可能?

    这一刻,夏仲秋和崇山总部的一众长老,全都吓懵了!

    姜河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这怎么可能?

    至于夏仲秋,看着姜河手持长刀,高坐青铜战车之上,耀武扬威的身影,已经气得脸都黑了。

    本来还想用这个方法给姜河一个好看,让他连门都找不到,狠狠的打姜河的脸。

    没想到……姜河竟然手段如此强横,简直令人绝望啊!

    “锵……”

    首山铜刀爆出一声悠扬的清鸣,一只白鸿虚影从长刀上冲出,绕着崇山盘旋了几圈,爆出一声声高亢的啼鸣。

    “这是……鸿鸣刀!鸿鸣刀!”

    看到长刀之中冲出的白鸿,夏仲秋惊骇的大叫起来。

    “原来是鸿鸣刀?难怪!难怪!”

    这时候,崇山上的众人,也明白过来了。难怪姜河能一刀劈开夏禹铭刻的法阵,原来是鸿鸣刀!

    不是鸿鸣刀强到了能够轻松劈开大禹亲手铭刻的法阵,而是……鸿鸣刀代表了一个身份,代表了一个权限。

    就如同轩辕剑,就如同河图洛书,就如同神农尺,鸿鸣刀也同样代表了一个身份。

    崇山的法阵,不会阻挡拥有鸿鸣刀的人进入。

    “烈山姜氏,姜河,前来拜访!”

    姜河端坐战车之上,朝前方那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上的一座古朴宫阙看了一眼,高声宣告自己的到来!

    浩荡的声音传出,在天地之间回荡,声闻九霄,震荡四野!

    “烈山氏!果真是烈山氏!”

    一个长老满脸激动的看向半空中悬停的车辇,“烈山氏回归了!太好了!太好了!”

    “是啊!确定是烈山氏无疑了!连鸿鸣刀都在他手里,绝对是烈山氏的嫡系子弟。”

    旁边一个长老连连点头,“传说中,轩辕大帝铸剑之际,鸿鸣刀同炉而出,化鸿飞走之后,落到了炎帝之子‘稷’的手里。现在鸿鸣刀在姜河手里,完全证实了烈山氏的身份。”

    “赶快迎接!赶快迎接烈山世子殿下!”

    其他几个长老连忙整理衣衫,端正姿势,准备上前迎接姜河。

    “烈山世子?哼!”

    夏仲秋的脸色一片铁青,“他不是烈山世子,他是九黎世子!他是邪魔!”

    “这个……”

    听到夏仲秋这话,长老们脚步一顿,脸上带着几分迟疑。

    “姜河是不是九黎,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虽然九黎之主确实出身于烈山氏,但是,九黎是九黎,烈山是烈山,不可混为一谈。”

    九黎的事情,从古至今都讳莫如深,大家都当成了一个禁忌,完全避而不谈。

    现在,夏仲秋说姜河是九黎,众人虽然不太相信,却也不好上前迎接姜河了。

    好在姜河也不在乎有没有人迎接。

    驱动长车,一路轰隆隆的破空而过,带起一股股翻腾的烈焰,缓缓降落在崇山之上的大殿前方。

    在大殿前方巨大的广场上落了下来,姜河也不下车,就这么坐在了车上,冷着脸盯着夏仲秋。

    “夏仲秋,你可知罪?”

    首山铜刀横呈于膝前,姜河手抚刀刃,冷冷的盯着夏仲秋,直接开口问罪!

    “笑话!你这个九黎邪魔,也敢向我问罪?这里是崇山,不是九黎!”

    夏仲秋满脸狰狞,指着姜河一声怒吼,“九黎邪魔,罪孽滔天。今天,你敢踏入崇山,就是自寻死路!”

    “邪魔?哈哈!邪魔?”

    姜河一声大笑,“当九幽之门打开,魔气肆虐天地,魔物屠戮苍生的时候,是我关闭了九幽之门,是我剿灭了魔物,是我击溃了九幽军团,是我灭掉了梵蒂钢的天使。”

    说到这里,姜河扭头看向了大殿前方站着的其他人,“而你们……什么都没干!只能躲在九鼎大阵后面瑟瑟发抖!”

    听到姜河这番话,在场的所有九鼎超凡者,一个个满脸通红,惭愧的低下了头。

    身为九鼎的一员,肩负着守护世界的责任,然而,当危机降临的时候,当邪魔入侵的时候,却只能躲在九鼎大阵后面看着。

    这一刻,整个广场一片死寂,没人敢抬头。

    一声怒斥,群雄俯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