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夏仲秋的理由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那都是你的功劳?简直胡说八道!”

    夏仲秋指着姜河一声怒吼,“你这个无耻的败类!东非的魔灾,分明是联合军团平定的。我们九鼎和世界各国的超凡者,组成联合军团,付出全军覆没的牺牲,这才平定了魔灾。你这个败类居然胆敢冒功?”

    夏仲秋果然不愧是老狐狸,这一番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手段,用得娴熟至极。

    “虽然你确实剿灭了一座城市的魔化生物,但是……更多的魔化生物是联合军团剿灭了!”

    夏仲秋根本不给姜河插话的机会,继续说道:“姜河,你想冒功没用的!九幽之门关闭之后,我们的侦查卫星已经拍到了。你只不过是剿灭了啃泥鸭的魔化生物。其他更多的魔化生物,根本不是你灭掉的!”

    “你说我们什么都没干?哼!我们干了很多事,只是没到处说而已!我们九鼎,不图虚名,只办实事!”

    听到夏仲秋这番话,其他九鼎超凡者一个个昂起了头颅。

    刚才被姜河指责的时候,众人虽然心头惭愧,但是也憋了一口恶气。

    现在听到夏仲秋这么一说,众人突然发现,原来……我们这么厉害啊!原来我们不是没干,而是不图虚名!

    比起姜河这种有点小功劳就四处显摆的做法,我们更加……高尚呢!

    “哦?东非其他地方的魔化生物,居然是你们剿灭的?佩服!佩服!九鼎果然是九鼎!”

    姜河心头一声冷笑,脸上却装出一副敬佩的模样,起身朝众人躬身一礼。

    然后,姜河抬眼看向夏仲秋,“那么,你说说,你们是怎么剿灭东非的魔化生物的?”

    姜河当然知道夏仲秋在夏姬八扯,那些魔化生物已经跑到南极了。

    这么说,只是想给夏仲秋下一个套,坑他一把而已。

    “当然是联合军团剿灭的!”

    夏仲秋满脸倨傲的昂起了头,“老夫派出杨仁青带队,统领九州所有中级超凡者,联合各国,组成联合军团,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才平定了东非魔灾。”

    “杨仁青?哈哈哈哈!”

    姜河放声大笑,心道:你果然踩进来了。

    抬眼朝夏仲秋瞥了一眼,姜河一阵摇头,“既然你承认了,杨仁青是你派出去的。那么……九幽之门是杨仁青开启的,你知道么?联合军团被杨仁青坑得全军覆没,你知道么?”

    “什么?”

    “九幽之门是杨仁青开启的?”

    “这怎么可能?”

    旁边的一众长老和其他超凡者,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满脸难以置信的惊骇。

    “胡说八道!杨仁青为了平息魔灾,牺牲在东非。你竟然如此无耻,连死人都要诬蔑么?”

    夏仲秋暴怒的狂吼,似乎满脸义愤填膺。

    “诬蔑?我有证据的!”

    姜河伸手一挥,放出了一道道灵魂!

    还记得姜河剿灭魔化生物的时候,收取的那些超凡者的尸骸么?

    那些牺牲在杨仁青的阴谋中的各国超凡者,尸骸和灵魂都还存储在血色空间里。

    这些为了对抗魔物而牺牲的超凡者,姜河自然不可能把他们当成材料来分解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处理,暂时还放在血色空间里。

    现在,正好拿出来当证据。

    一道道灵魂虚影显化在半空,有九鼎的成员,有巫师,有狼人,有血族,有女武神,有阿三僧侣,有殷地安酋长。

    “看到了吗?这些都是枉死在杨仁青阴谋之下的联合军团战士。”

    姜河朝众人环视了一眼,满脸冰冷,“现在,你们听听这些枉死的英魂们不甘的怒吼吧?”

    扭头看向漂浮在半空的英魂,姜河高声大喝,“联合军团的战士们,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是谁害死你们的?”

    “杨仁青……”

    源自灵魂的怒吼,即使没有声音,却在众人脑海之中,如同怒潮一般轰鸣起来。

    “杨仁青是邪魔!杨仁青背叛了我们!是他开启了九幽之门,是他把我们送到九幽邪魔的埋伏圈里,是他害死了我们!”

    一个来自北欧的女武神的灵魂,高举着半透明的灵魂长矛,对着九鼎的众人愤怒的狂吼!

    “就是杨仁青这个叛徒!他甚至亲手杀死了我!”

    “叛徒!杨仁青!”

    无数灵魂一齐怒吼起来!

    这一刻,九鼎众人沉默了,脸色难看至极!

    叛徒!杨仁青是可耻的叛徒!他背叛了九鼎,他背叛了人类,他投靠了邪魔!

    既然杨仁青是叛徒,那么……跟杨仁青合作的夏仲秋呢?

    这时候,九鼎的长老们看向夏仲秋的目光变得冷了起来。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姜河伸手一挥,把这些灵魂收回了血色空间,满脸冰冷的盯着夏仲秋,“老实交代吧!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你为什么要刺杀夏瑜?”

    “我有什么话说?哈哈!”

    这时候,即使被众人“千夫所指”,夏仲秋脸上却没有丝毫惊慌,反而爆出一声大笑。

    “夏瑜其实无关紧要!”

    夏仲秋抬头朝夏瑜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只是因为她恰好在荆州而已。我要对付的,一直都是你!”

    “为了对付我,所以你不惜杀死夏瑜,给我栽赃一个罪名?夏瑜是你的晚辈,她是你的侄孙女。你竟然这么心狠手辣?”

    姜河只觉得夏仲秋简直就是个疯子,实在是太不择手段了。

    “我无关紧要?我无关紧要?”

    夏瑜眼圈一红,两行泪水滚滚而下。

    “夏仲秋,你要对付我,是跟杨仁青一样,想要夺取我的烈山氏血脉,想要夺取我的力量本源么?”

    姜河有点搞不清楚夏仲秋的动机。

    杨仁青要对付姜河,是因为他向掠夺姜河的血脉,夺取姜河的力量。但是,夏仲秋明明是九阶超凡者,已经是执掌九鼎的大长老了,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

    “不!我不是杨仁青,我对你的血脉不感兴趣!我身为崇山夏氏,又岂能用那种血脉移植的手段,玷污我的崇山氏血脉?”

    夏仲秋笑着摇了摇头,“我要对付你,原因就是……你是九黎余孽!”

    “如果你说我是在诬蔑你,那么……”

    伸出一根指头,指向了姜河,夏仲秋一声冷笑,“你敢不敢让我们检验你的血脉?”

    要对付我,因为我是九黎余孽?居然……是这么个原因?

    这一刻,姜河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