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表示表示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足以镇杀伪皇的神魔印记,悬停在距离天狼魔帝脑袋不足半寸的空中。

    “嘘嘘嘘……”

    一阵潺潺的流水声响起,旋即一股黑色的热气,从天狼魔帝被打湿的下身蒸腾而起。

    “卧槽,这家伙是被吓尿了?”

    姜河瞪大着双眼,内心五马奔腾。

    然而,姜河不知道是,此刻上万头草泥马,正在撒欢地蹂躏着天狼魔帝的小心脏。

    “马的,老子要回苍狼星城,打死不来这儿了!”

    “什么狗屁灵能血脉,老子不要了。”

    “皇者太可怕了,还是老老实实当个魔帝,大道?谁爱执谁执……”

    天狼魔帝浑身抖若糠筛,落在其他神魔眼中,却没有让它们露出半点鄙夷之色。

    相反,它们甚至对天狼魔帝生出钦佩,以及无比的羡慕。

    钦佩是因为天狼魔帝刚才竟然没有被吓得魔心崩溃,羡慕自然是因为姜河竟然会为它开口求情,足可见对它的重视。

    一位至皇血脉的重视,换做是其他魔帝,光是凭此就可以在神魔天横着走。只要不作死去招惹至皇,否则哪怕是得罪了真皇,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当然,这得是在姜河至皇血脉身份确定无疑的情况下。不过,在亲眼见证姜河以子侄辈自称,为天狼魔帝求情,而那些皇者印记果然放过了天狼魔帝后,它们对姜河身份的最后一点怀疑,已经彻底被打消。

    姜河并不知道,他刚才的那句话,意外地坐实了自己在那些神魔们心目中的身份。

    原本,姜河只是想尝试一下,看能不能救下天狼魔帝。毕竟,姜河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虽然有羽烈这个二五仔,但羽烈君阶的实力,丢进帝阶多如狗的遁一城,实在不够看。而如果能够收服一位帝阶的打手在身边,以后想做什么事,都容易得多。

    不过,如果姜河知道天狼魔帝此刻的内心想法,估计会直接让那些皇者印记将它轰杀成渣。

    “多谢各位叔伯,这里的事交给小侄就行了,各位叔伯要不先回去歇着吧。”

    姜河笑呵呵地说完,那些皇者印记正要返回城墙中,忽然姜河想到了什么,“额,等一下。”

    神皇印记停在了半空中,看到这一幕,城中的那些强者一个个目光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那可是皇者印记,竟然对姜河如此依顺,足可见孕育姜河血脉的至皇,身份之崇高。

    另一些神魔,想得更加深远了一些。

    “遁一城,是要迎来它的第一任主人了吗?”

    一位周身流转着霸道气意的魔族,眸子中泛起冷光,听到它的话,旁边的几位神魔同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态。

    遁一城之所以能够保持中立,并非是因为它处在神魔交界的地理位置,而是当初融入城中的那些皇者印记赋予的。

    无论神天还是魔天一方,想要执掌这座星河雄城,就必须获得那些皇者印记的认可。但自遁一城建立以来,从来没有哪一位神魔,亦或是万界强者做到过。

    直到,姜河的出现。

    “要做印记城的主人?凭它区区君阶?”

    一位神帝毫不掩饰轻视的态度,虽然姜河至皇血脉的身份坐实,但在这里,只要它不违背遁一城的规矩,姜河也不可能对它做些什么。

    对至皇,所有神魔和万界强者,都报以绝对的尊敬,那是因为,至皇们有着足够震慑它们的实力。

    可姜河呢?只有君阶而已,想要凭着至皇血脉,就让那些桀骜不驯的魔族,和自命高贵的神族低头,太不现实。

    更重要一点是,遁一城中的强者们,早已习惯了这里无主却秩序的状态。现在突然告诉它们遁一城有了主人,任谁都无法接受。

    城中,陆陆续续有带着敌意的目光,向姜河望去。

    对于城中那些神魔的心态转变,姜河毫无察觉。

    看着那些皇者印记,姜河难得地露出忸怩的姿态,“各位叔叔伯伯,那个,第一次见面,你们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

    哈?

    遁一城中,那些神魔们上一秒还在为姜河可能成为这座雄城之主而对他万分敌视,听到姜河的话后,目光瞬间变得古怪无比。

    “他,在向至皇们要好处?”

    一道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姜河豁地转头,犀利的目光带着剑锋般的锐利打在那位魔帝身上,“这位长相奇丑无比的同学,请你注意你的教养,不要随便评价至皇之间的培养情感的方式。”

    那位魔帝一时语塞,想要反驳,徒然感受到那些皇者印记传来淡淡的压迫气息,吓得它赶紧以本源之力封死了嘴巴。

    看到那位魔帝老实了下来,姜河这才转过头去,目光充满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继续巴巴看向那些皇者意志。

    悬在半空中,那些皇者意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处境。

    它们能够理解姜河的意思,但却无法做到“表示表示”。

    毕竟,它们仅仅只是皇者们留下的一缕印记,除了镇压遁一城外,并没有其他能力。

    “要不,各位叔伯随随便便给小侄弄几份神魔血来……”

    姜河话未说完,那些皇者印记猛地爆发出一阵波动,似乎被姜河“随随便便”的要求给气着了。

    姜河吓了一跳,心念电转,声音变得低沉下去,“哎,可怜小侄至今没能见到父母,就是因为小侄实力太差,无法成帝,前往至皇魔城。哎,既然这个小小的愿望,各位叔伯无法满足,那就当是小侄没说过吧。”

    姜河一副惨绝人寰的语气,当场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至皇血脉,至情至孝,呜呜呜。”

    “皇者们太无情了吧,孩子想见父母,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愿意帮忙吗?”

    “神魔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冰冷了?”

    城中的神魔们,一下子全都站到了姜河的立场上。

    “谢谢各位,叔叔伯伯们肯定也有难处,大家还是不要难为它们了。”

    姜河说完,抬起黑色的前足抹了抹眼角淌落的一滴泪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