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无情的现实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神魔血,姜河并不是真的在意。

    持我道为执,立下执道后,姜河一言一行只要顺应本心,道果自然会水涨船高。或者遇到阻道者,斩除之后,也能增益道果。境界越高,增益也就越大。

    至于外物,姜河已经不用再去依赖。

    之所以提出神魔血的要求,姜河只是在试探皇者印记的底限。

    对于神魔而言,一份神魔血,便意味着一份成皇的契机。

    皇者印记如果真的给他弄来神魔血,那就说明在合理的情况下,姜河也能让它们帮忙对付皇者。

    这太有用了!

    遁一城作为神魔天和万界连通的节点,掌握了这里,就等于是拿捏住了神魔天入侵洪荒域的要塞。

    到时候,只要姜河不放行,就别想有一只神魔能够从这里进入洪荒域。就算是执道神魔亲临,有皇者印记护持,姜河也丝毫不惧。

    不过,真要惹来皇者出现,姜河肯定拍拍屁股走人了就,谁会傻到去跟皇者贴脸对刚?

    在姜河发挥出至皇级别的演技卖惨博得所有神魔同情后,那些皇者印记终于妥协了。

    “轰隆隆。”

    虚空传出滚滚雷鸣,然后裂开,一团古铜色的血液从中飞出,向姜河落去。

    “嘶……”

    城内,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一片。尽管它们中绝大多数根本没有见过此物,但当感受到从中氤氲而出的道韵气意,当即确定那就是所有神魔做梦都想得到的无上至珍:

    神魔血!

    执道级别的混沌神魔在陨落之际,万道生悲,届时将会洒下本源之力,化入神魔的血脉中。从而让神魔的精血,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神魔血。

    因为融入了道之本源的缘故,神魔血不仅可以打破血脉枷锁,感悟之后,更能由此感悟万道。机缘足够好的话,继承陨落神魔执掌的大道,晋升皇者也不是不可能。

    而对于已经是皇者的存在,神魔血同样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可以帮助它们加深对大道的理解。

    但是,执道级别的混沌神魔陨落,本就是极小概率的事件。神魔天辟立至今,除了亿万古前和洪荒域那场大战中,丧生了数以千亿的皇者外,后世到现今为止,神魔天陨落的皇者加在一起,都不到双手之数。

    而且,当年那场大战,陨落的皇者大多陈尸于洪荒域,甚至有的连尸身都没有留下。神魔天弄回来的神魔血,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份。亿万年下来,几乎也用得差不多了。

    就在皇者印记将这份库存的神魔血拿出来时,距离遁一城最近的几座星城,同时升起恐怖的意志。

    云星城,黑色的魔云笼罩着无垠的星空。

    一座巍峨磅礴的星河雄城中,传来煌煌道音:“遁一城那里怎么回事?吾为何感应到神魔血出世的气息?云星六帝,尔等速去将情况探明。”

    “诺!”

    六道身影齐齐飞出,打开空间通道,直取遁一城而去。

    于此同时,其他几座星城,各自派出数量不等的帝阶,向遁一城赶去。

    被皇者印记覆盖,那里的情况,就算是星城的主宰,同为执道级别的混沌神魔,也无法感知,只能手下的帝阶前去查探。

    远隔无数星空的遁一城中,姜河还不知道,一场危机,即将降临。

    看着落在面前的神魔血,姜河内心中不可避免地生出波澜。

    皇者印记会如此痛快的拿出神魔血,说明它们对待姜河的底限,或许不止是伪皇,但姜河却不敢继续试探了。

    “多谢各位叔叔伯伯,小侄就不叨扰各位叔叔伯伯了,慢走哈。”

    姜河翻脸比翻书还快,但那些皇者印记比他还快,转眼全部跑了个没影,似乎是怕姜河在让它们随随便便表示表示一般。

    “真是小气,不就是一份神魔血吗,至于。”

    姜河撇了撇嘴,声音落在那些神魔耳中,让它们不由翻起了白眼。

    “咦,不对啊,咱们刚才是操的是什么心?”

    到这会,终于有神魔反应出不对劲了。

    “是啊,人家是至皇血脉,生下来的起点就比万界生灵的终点还高?咱们有什么资格去可怜人家?”

    “刚才是哪个家伙说什么小小的要求?那可是神魔血啊!”

    “说不定在至皇血脉眼里,神魔血就是小小的要求呢?买马皮,魔比魔,气死魔啊!”

    听着那些神魔幡然醒悟后的吐槽,姜河顿时生出一种土鳖观众可怜土豪主播的既视感。

    可惜,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无情。

    作为“被可怜”的一方,姜河现在的心情,简直

    不——要——太——爽!

    别的不说,光是一份神魔血,这趟遁一城就没白来。

    更别说姜河还莫名多了个至皇血脉的身份,以后神魔天乃至万界,别说横着走,就算倒着走、骑在别人头上拉屎走,都没人敢动他一根寒毛。

    至皇血脉,这谁能顶?

    谁敢顶?

    “咳咳。”

    抚平了内心的激动,姜河清了清嗓子,将一众神魔的注意力拉了过来。

    “诸位,不好意思,刚才跟一些叔叔伯伯们叙了会旧,耽误大家时间了。没别的事的话,诸位就该上哪儿上哪儿吧。明天呢,大家再到神魔大殿集合,我呢有点事跟大家商量一下。”

    嗯?

    姜河话未说完,一些神魔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

    姜河俨然一副遁一城当家人的语气,让它们很不爽。

    “不好意思,本帝明日有事要处理,怕是不能前去了。”

    一位魔帝说完就要离去,姜河见此给天狼魔帝丢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狼爪当空劈出道道锐利的魔光,直取对方魔帝而去。

    “天狼,尔敢在遁一城动手?”

    那位魔帝暴喝出声,旋即想到之前姜河让皇者印记放过天狼魔帝的那一幕,眼中顿时浮现出恼怒。

    “也罢,既然遁一城没了规矩,本帝又何惧与你战上一场!”

    魔帝意气风发,周身魔光吞吐不息,凶狂的气势直欲催人胆裂,远非天狼魔帝能够比拟。

    其他神魔看到这一幕,恨不得加入战团。

    被遁一城的规矩束缚着,它们早已憋了一肚子的邪火。

    但,想到天狼魔帝身后站着的是姜河这位至皇血脉,那些神魔只得压下攒动的小火苗,等待看到天狼魔帝死在对方的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