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云城六帝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神魔殿前一片沸腾之际,星城外,六道被腾腾魔气包裹的身影,从星空深处破空而来。

    “吾乃云皇座下六帝,遁一城发生了什么事?”

    六位帝阶气势压迫,傲立城外,似乎不屑于进入城中,语气更是带着明显的傲意。

    “云皇?”

    姜河眉毛一挑,脸上露出玩味之色,“看来这位云皇很了不得啊,这是打算让我出去迎接?”

    话锋一转,浓烈的杀伐气息,从姜河身上透体而出,“既然如此,那我倒要看看,这位云皇座下的六条狗,到底有几分能耐!”

    殿前神魔听到姜河的话,眼睛猛地亮起。

    说实话,它们刚开始根本没把云城六帝放在眼里。

    别说只是云星城的六位帝阶,就算是那位云皇亲临,在这里也得老老实实的遵守遁一城的规矩。

    不对,现在已经是姜河的规矩了。

    眼见姜河一马当先,那些神魔们唯恐错过一出好戏,连忙跟了出来。

    遁一之门外,六帝脸上已经写满了不耐烦。

    原本它们是不想麻烦,被遁一之门盘问,这才报上云皇名号,等待城中的魔族主动出来。

    可等了半天,遁一之门后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传出来。

    “里面的那些家伙怎么回事?”

    “吾等奉云皇之命前来,出于对皇者的尊敬,那些魔民理当出来拜见才是。”

    “哼,一群流离之犬,难登皇者星城,懂得什么?”

    六帝越发不耐,正说着,一道身影从遁一之门后缓缓走来。

    “哪来的野狗,竟敢跑到本座的城外狂吠?”

    姜河话落,六帝先是愣了愣,旋即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这魔民不会是在里面憋得太久了,傻了吧?”

    “笑死本帝了,竟然说遁一城是他的?”

    “喂,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六帝笑得前俯后仰,等它们笑容渐渐收敛,森然的寒意,便开始从它们眉眼间扩散开来,“小子,知不知道什么叫“帝者不可辱”?”

    姜河点了点头,旋即嘴角扯起,“不过,死掉的帝阶,还算是帝者吗?”

    “你什么意思?”

    六帝勃然大怒,催人胆裂的魔威弥盖而出,隔空向姜河压落而去。

    遁一城不准动刀兵,但这个规矩只适用于进入遁一之门的神魔。像六帝这样,除非它们直接对星城发动攻击,否则便不会触动皇道意志。

    当然,它们也只敢动用魔威进行压迫,真要施展帝道之力,遁一城同样会激发出强大的力量。

    在六帝看来,姜河不过中位君阶的境界,哪怕是帝者的魔威,也足以将他轻松压垮。

    但,出乎六帝预料的是,它们的魔威压落在姜河身上,后者却仿佛只是被一阵清风吹过,除了发丝动了动,其他完全没有半点被压制的迹象。

    “一定是遁一城的缘故!”

    六帝中的一位咬牙切齿地说道,闻言,姜河“噗嗤”笑出声来,“本座算是看清楚了,所谓的云皇座下六帝到底是什么货色。”

    “一堆废物罢了!”

    六帝眼神齐齐变得幽冷,看着姜河,如同在看着一具尸体。

    如果说之前它们只是打算给姜河一点教训,那么在姜河提到云皇后,它们就有了不得不弄死姜河的理由。

    皇者不可侵!

    哪怕是口头冒犯,它们听到了,若是不予以明正典刑,也等同于侵犯了皇者的威严。

    帝不可辱,皇不可侵,这便是放诸神魔天乃至万界皆准的铁律!

    “此魔对云皇大不敬,触犯万皇订下的铁律,还望诸皇印记允许我等,入城诛杀此魔!”

    六帝以帝阶力量催动起魔音,说完之后,径直向遁一之门走去。

    似乎是听到了六帝的请求,遁一之门并未对它们进行盘问。

    走到城门内,六帝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

    城中,足足上万帝阶向这边聚集过来,君阶更是不计其数。

    “怎么回事?”

    六帝之一脸色狂变,万帝齐结,光是扑面打来的气势,就让它们生出难以呼吸之感。

    “可能,是来看热闹的吧。”

    另一位魔帝看着那些神魔脸上的表情,语气不确定的说着。

    “别管它们,速速擒下此魔,我等还有要事,不能耽误时间。”

    又一位魔帝说完,面朝那些神魔,冷声道:“云星城办事,无关神魔,速速退避。”

    “哦?云星城的手,什么时候都能插到遁一城了?”

    一位和云星城不对付的魔帝开口呛声道,云星城那位魔帝闻言,横眉冷眼望去,“孤月魔帝,尔是觉得上次吾皇教训得还不够?不过可惜,凭你的血脉,连吾都足以镇压你。想要挑战吾皇,靠做梦吧。”

    被对方当众揭开伤疤,孤月魔帝登时气结,可它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的确是事实。

    蓦地,孤月魔帝看向了姜河,猛地一咬牙,“至皇殿下,孤月恳请与云二郎一战!”

    至皇殿下?

    听到孤月魔帝对姜河的称呼,云城六帝皆是一惊,旋即云二郎指着姜河大笑道:“他是至皇?哈哈哈,孤月,你当老子是瞎的?他要是至皇,老子就是主宰了!”

    “聒噪!”

    姜河啐了一句,然后拧起眉头看向孤月魔帝,“还不动手,等本座亲自出马吗?”

    “是!”

    孤月魔帝呼喝出声,头顶一轮孤月显化而出,黑色的月光洒落过处,虚空生出凋零、寂灭的气息。

    但在对面,云二郎却没有出手的意思。

    “蠢货,在遁一城躲了这么久,连规矩都忘了吗?”

    云二郎嘲讽出声,在它看来,孤月魔帝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敢违背遁一城的规矩肆意出手,其下场只有被皇者印记镇杀。

    而它,根本不用动手,只要等待皇者印记发动就行。

    但,随着那轮黑月洒落的光芒覆盖越来越多的区域,云二郎心头忽然升起淡淡的不安。

    “怎么回事?遁一城难道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皇者印记不再镇压此城了?”

    一念及此,云二郎不敢托大,连忙催动起雄浑的魔道力量,转眼凝聚出一片透发出惨烈气息的魔云,向扩张而来的月光盖去。

    然而,没等那片魔云接触到黑月领域,城墙之中,一道道皇者印记突然爆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