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一刀破万界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崩坏的世界,时间无始无终。

    死寂、空旷,空间失去了维度。

    突然,一抹灿烂的金芒跃动而起,凝作根根通天法剑,刺向那天幕般遮覆盖落的手掌。

    “轰轰轰……”

    金色法剑毫不费力地贯穿了手掌,继而向盘亘在星河中央的身躯斩去。

    “界之大道!”

    那身影口中呼喝出大道之音,道则符文结成的锁链绞碎虚空,与法剑撞在一处。

    星天大片崩溃,道则碎片和金芒崩飞出去,波及一座又一座星系。

    毁灭一界的力量,太过恐怖。那些法剑渐渐露出不支的迹象。

    姜河持刀而立,遥望根根法剑被磨灭,脸上波澜不生。

    脑海中,两式刀意浮现:

    一式彼岸,渡尽众生。

    一式净世,涤荡万灵。

    此刻,姜河和星河中央的那道身影,实力都并没有真正跻身皇道之列。但双方施展的力量,已经凌驾于普通的伪皇之上。

    帝阶强者之间,尚且有交流一说,既可以分胜负,也可以论得失。

    但皇道层级的交锋,只分生死!

    拥有解封后的鸿鸣道兵,真皇之下,难挡姜河一刀。

    可现在,姜河极力压制了道兵的力量。

    他要在这种极致的对战中,磨砺出自己的第三刀。

    随着时间的推移,姜河脑海中两式刀意蕴含的意志褪尽,只剩下最本质的锋芒。

    唤动出我执之道的道念,纯粹的精神力量,化作熔炉,那两式的锋芒融铸成一道。

    “嗡!”

    识海轻轻一震,旋即这片精神世界,被一刀展开。

    “持我道为执。”

    姜河吐气开声,伴随着他的声音响起,眉心处缓缓绽开一道狭长的细缝。

    一束刀光,从裂缝中挤了出来,悬浮到姜河头顶三尺高度。

    “今日,吾以执道铸此刀,横推万界。”

    “顺吾者昌,逆吾者亡!”

    姜河的声音越发急促,犹如银屏乍破,刀枪激鸣,一时间仿佛他化身千军万马,磨刀砺砺,挞伐万界。

    “此刀涅碎诸天可成,便名之:万界!”

    最后一字尾音落下,姜河头顶那束刀光骤然与他手中的鸿鸣刀重合。

    挥刀,收刀。

    干净利落地一斩,然后姜河看也不看,劈开界壁,向下一座世界走去。

    直到姜河离开后不知多久,星河中央,那道身躯才开始解体。

    星辰、虚空、光芒……所有的一切,在短到无法计量的时间里,湮灭消失。

    事实上,在姜河那一刀斩落之际,这座世界的能量,就已经被鸿鸣刀抽取一空。就连世界意志,都被姜河“万界”的刀意所吞掉。

    至此,姜河真正拥有了能够匹敌皇者的手段。

    就算丢掉鸿鸣刀,凭着这一式“万界”,姜河也足以直面硬撼伪皇。

    而且随着刀意吞没的世界意志越多,这一式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强。进而反哺姜河的我执之道,壮大道果。

    但凡事皆有两面性,姜河要以献祭诸天为代价,铸就出至霸至绝的“万界”一刀。这个过程一旦受挫,到时不但刀意无法圆满,甚至还会反噬姜河自身的道则。轻则道心一蹶不振,道境止步不前乃至跌落;重则道毁人亡。

    只不过,在姜河斩灭第一座世界后,他就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要么,横推万界,刀意大成;要么,身与道葬灭于某一界强者手中。

    后者并非没有可能,要知道,灵欲天的那位新皇,可是有着真皇之资。其他世界,难保不会出现如新皇那般,甚至更加逆天的存在。真要对上那等盖代妖孽,就算姜河有鸿鸣道兵,也未必就能保证完胜。

    更何况,姜河此行并没有掩盖目的和行踪。若是他一直表现得太过强势,极有可能引发诸天强者联手狙击。到时候,就算姜河再如何强横,也不可能一人一刀直面万界之敌。

    魔天深处,一座横跨不知多少星域的星城上空,两道勘破虚妄直至本源的目光落向下方的诸天,过了许久,那目光的主人缓缓开口道:“过刚则折,这位殿下还是太年轻了,这点道理都不懂。”

    声音落下,星空更深处,另一座规模毫不逊色的星城上空传来回应:“年轻气盛,常有的事。只不过他想就这样打穿万界,未免太过天真了。”

    “可惜,除了至皇大人能够以无上手段降临下界,就连吾等真皇亦难以前往诸天。不然的话,万界的底蕴,早已是吾等囊中之物。”

    “不怕,他愿意做出头鸟,让他做好了,吾等只要静等他成皇之日即可。”

    “此言善哉。想那灵欲天新皇,不通天数,以为有世界之力作为依凭,就能随便晋升皇道。结果没有真正的大能护道,只能葬道于重重劫数之下。哈哈……”

    正说着,隐没在星城中的那位真皇笑声戛然而止,其他真皇下意识探出一缕皇念,旋即电一般收了回去。

    那位真皇的星城,被大法力凭空抹去,只剩下无边的虚无地带。

    能当着它们这些真皇的面,无声无息做到这一点的,对方身份呼之欲出。

    诸皇陷入沉寂,心绪变动直接影响到星城中的道则,让浩瀚星域剧烈动荡起来。

    以往悟个道动辄就要花上百万年的功夫,但现在哪怕是呼吸的时间,对那些真皇来说,都漫长得无法忍受。

    终于,在诸皇濒临崩溃的边缘,魔天中央地带,一道意志砸进那些真皇的星城:

    “至皇血脉,是老子罩着的。谁敢打他的主意,别怪老子打狗不看主子!”

    带着蛮霸匪气的声音,从那道至皇意志中传出。几位真皇听得一阵心惊肉跳,大气都不敢出。

    它们背后各自都有着至皇靠山,可这次出面的至皇,护短的名声那是传遍了神魔天的。它们要是敢不开眼算计姜河,对方就算把它们全灭了,背后的至皇估计也不会站出来说什么。

    又过了许久,等那位至皇收回意志,几位真皇方才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位殿下,身份还真不简单。”

    “废话,能让鲲皇出面的,会是一般的血脉?”

    “嘶,不会是那位女暴皇……”

    “想死啊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