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七杀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万界深处,赤、橙、红、绿、青、蓝、紫,七色玄光中各托举着一柄法剑,斩出凶杀剑气截断了七位至皇构筑的两界通道。

    七位至皇脸色齐齐一变,真身透发出不可直视的魔光,转眼弥荡诸天,向那七色玄光吞没过去。

    然而,出乎姜河和十界皇者意料的是,七位至皇打出的魔光,在对上七色玄光后,竟是谁也无法奈何对方的结果。

    看到这一幕,十皇只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上脑门,心惊之余,更多的是胆颤。

    帝不可辱,皇不可侵,这在诸天万界和神魔天,都是无可置疑的铁律。

    而现在,诸天的皇者,强行截留了七位至皇,会给万界带来何等可怕的后果,十皇已经无法想象了。

    至皇一怒,血屠万界,诸天喋血!

    “轰轰轰……”

    没等十皇安抚下心神,万界深处,数之不尽的皇道气息,隆隆碾过诸天,向七位至皇所在的这座世界赶来。

    七色玄光法剑,被它们着推动,逼得魔光节节败退。

    “七杀古剑,昔日神天界第一战皇的道兵!”

    最古至皇认出玄光法剑的跟脚,语气变得凝重。

    “第一战皇,不是早在第二次界战时就已经陨落了吗?”

    另一位至皇骇然出声,在神魔天掀起的两次界战中,无数盖代强者靡极一时,留下了不败的神话和传说。

    神界的第一战皇,便是其中的一位。

    敢在那个时代以“第一”作号,已经能够说明许多东西。

    而事实上,在第一次界战期间,第一战皇的确当得起“第一”的名号。

    它曾经只身杀入妖界,以一己之力拖在妖族后方,连屠七位至皇级别的大妖,抽妖骨炼就七柄法剑。因为骨剑杀气太弄,就连第一战皇都难以磨灭,便取名为“七杀剑”。

    七杀剑成,第一战皇凶威更胜,独挑妖族十数位妖皇,为神魔天取得第一次界战的胜利贡献了不可磨灭的力量。

    在那个时代,第一战皇就是神魔天当之无愧的第一至皇!而后来崛起的神天四大极道至皇,以及魔天界的天字第一号女暴龙魔冥至皇,基本上只有陪衬的份儿。

    直到第二次界战,第一战皇不败的神话,才终于被终结。

    那位执掌造化伟力的存在,在那堪称有古以来最惨烈的一战中,用昔日第一战皇的方式,一力独战神魔天,生生拼死了第一战皇和神魔天的数位至皇。

    饶是如此,在七位至皇心中,第一战皇依旧是无敌的象征。如今它的道兵重现诸天,七位至皇亦难以淡然面对。

    “魔天黑皇,恭迎第一战皇道兵出世!”

    “魔天白皇,恭迎第一战皇道兵出世!”

    “魔皇青皇,恭迎第一战皇道兵出世!”

    “魔天蓝皇……”

    七位至皇,俯首正容,态度恭敬到极致。

    跟在七杀道兵后方的,是来自诸天的皇者。

    见七位至皇低头,它们的表情却并不轻松。

    想用一件道兵消弭之前的冒犯,诸皇知道那绝无可能。

    更何况,诸皇此番前来,并不仅仅为了让七位至皇低头。

    果然,七位至皇行完古礼后,肃杀的气息,从它们身上激荡而起。

    七股通天动地的魔光,裹挟着七位至皇霸道的意志,绕开七杀道兵的玄光,向后方的诸天皇者碾压过去。

    “砰砰砰……”

    无论是伪皇还是真皇,只要被那魔光擦中,道身都是毫无例外地直接爆开。

    一位位皇者陨落,万界生悲,生出种种可怕的异象。万道长河同样洒下道力河水,犹如天哭,只是不等那河水落下,就被七位至皇以无上道力直接蒸干掉。

    然而,眼睁睁看着一位位诸天皇者爆身而亡,剩下的那些皇者却丝毫不为所动。

    “够了!”

    一口气打爆了上百皇者后,最古至皇终于开口,让至皇们收起了魔光。

    它这样做,并非是被诸天皇者悍不畏死的姿态吓住,而是发现那些皇者早已在体内种下了禁制,被打爆后,皇道力量便会献祭入七杀道兵中。

    再这样下去,等到七杀道兵中积聚的皇道力量达到极限,便会不分敌我的乱杀一通,而且肯定会首先选取实力最强的七位至皇,到时候就算它们逃回魔天界,也难以隔绝追杀。

    “尔等不惜以自身献祭七杀道兵,到底意欲何为?”

    最古至皇压住怒火,质问出声。闻言,诸天皇者中走出来一位,对着最古至皇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至皇大人,不是我等要干什么,只不过神魔天已经将诸天逼到绝路上,我等不得不与各位大人玉石俱焚!”

    那皇者姿态放得极地,但谦卑的语气中,却透发出无比的绝烈。

    “有古以来,万界饱受神魔天欺压。”

    “第一次界战,神魔天的确是主力不假,可付出代价最多、最惨重的,是万界!”

    “第二次界战,万界更是身先士卒,千百世界被打废、打残,休养生息亿万载,依旧难见帝阶。”

    “而这一次,新世未启,神魔天就开始将屠刀挥向诸天。更不能忍的是,至皇们竟然欲以万界新皇为磨刀石,培养此子。”

    “如此,万界身后已无退路,除了拼死反击外,哪有贰途?”

    那皇者字字泣血,听得姜河甚至都有些不忍。

    “哎,万界有万界的立场,可神魔天同样有神魔天的苦衷……”

    姜河内心陷入纠结,正如那皇者所言,万界不反击的话,便只有引颈受戮的下场。但神魔天既要延缓归墟的到来,消弭混沌之力,又要堤防三世灵。

    在这种内外交困的关头,面对诸天的崛起,神魔天除了以铁血手段镇压外,同样没有更多的选择。

    最古至皇沉默了下来,作为魔天界对洪荒域主战一派最坚定的拥护和发起者,它的意志绝不可能因为对方的一顿哭诉就动摇。

    但洪荒域毕竟只是一座世界,而诸天,那是万界啊!

    牵涉多少生灵,多少因果!

    “嗯?不对,险些让本皇落入局中。”

    蓦地,最古至皇想到了什么,一双亮得吓人的目光落到了姜河身上,“这是你的人劫,本皇又何须牵扯进来。该怎么办,你来决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