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姜河的执念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混沌主宰,天地万物之源。

    太初玄黄剑就是混沌主宰的随身兵器,凝聚着太初玄黄大道。

    太初秉道而生,本体即是道则,亦是道兵。到后来,太初想要打破太初玄黄之道的桎梏,于是主动投身进入一世遗仙所布下的大世之局。创立己道招来人劫,让它得以舍弃剑身,斩出器灵,彻底断绝和太初玄黄道的因果。

    同时,太初将轮回冥府的道则传于魔冥至皇,让她修筑冥府,将自身的一缕不灭元灵炼就火种,寄托其中。

    等到姜河这道器灵将太初的不灭元灵唤醒,与青铜宫殿中的玄黄剑融合后,太初就会重生。新生的太初,身份将从此前的太初玄黄道伴生之灵,一跃成为凌驾于道则之上的存在。

    从魔冥至皇灌注入脑海中的信息中,姜河迅速浏览完这些内容后,表情冷了下来,“所以太初早就知道一世遗仙的布局,它知道第一战皇掀起界战的目的,并且它是有能力阻止的!”

    这一刻,姜河心中忽然升起无比的疲累。

    太初为了打破与生俱来的桎梏,实现生命的大超脱,这无可厚非。

    对于太初的做法,姜河十分能够理解。

    可能理解,不代表就能接受!

    作为太初玄黄道的化身,太初的道境,早在孕育之初,就达到了混沌两步半甚至还要更多的高度。

    凭它的实力,别说是第二次界战时期的第一战皇,就算是眼下即将铸就混沌不死身的第一战皇,也绝非它的对手。

    明明可以直接将第一战皇包括一世遗仙镇压,但为了道果进阶,太初却选择了另一条路。

    诚然,太初为洪荒域,付出了太多,姜河没有任何资格能够对它进行指责。

    可姜河就是觉得不爽!

    被戏耍、被玩弄!一域生灵,只不过是棋子!

    从这一点而言,太初,和第一战皇、一世遗仙,又有什么不同?

    察觉到姜河气息的变化,魔冥至皇眼帘低垂,“哎,你现在还不懂。吾辈索道,路漫漫其修远。没有人知道自己走的路究竟是对还是错,只有走下去,也只能走下去。”

    魔冥至皇的话里,透发出浓浓的无奈。

    作为走完混沌第二步的存在,在神魔至皇眼中,她已然屹立绝巅,风光无限。可只有魔冥至皇知道,于道之一途,攀登越高,前路就越孤、越绝、越凶险。

    两步之后,明明有路。可站在绝巅的高度,谁又敢轻易去纵身一跃?

    万一失败,下场,很可能是从绝巅高处跌落,粉身碎骨!

    所有走到这一步的,都必须要先摸索一番。

    一世遗仙在摸索、第一战皇在摸索、魔冥至皇在摸索……每个人的道不同,摸索的方向自然各不相同。只是因为绝巅前方的路太窄,让所有摸索的人无可避免地产生了纠葛和冲突。

    姜河目前所处的境界,远远没有达到这样的层次。横在他前方的,无论是道路还是阻碍,都清晰可见。

    真皇、至皇,混沌门户。

    翻过这三座山头,姜河才算是来到攀登的起点。混沌之后的两步,登峰造极,然后才有追索超脱的资格。

    姜河沉默了下来,心中那股不爽的情绪,越来越重,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混沌第三步、超脱、主宰……”

    脑海中浮现出一连串的字眼,让姜河只想用刀将它们狠狠劈碎。

    可是,他做不到。

    不止他做不到,太初也做不到。

    同样,魔冥至皇、第一战皇、一世遗仙,都做不到。

    唯一能做到的,只有主宰!

    打破规则,并且拥有重新制定规则的能力,这,就是主宰!

    这一刻,姜河恨不得立马逆推这一世,回到创世的起源节点,找到主宰斥问他,为何会有这些规则。

    强烈的意志,凝成执念,让姜河的我执之道化作一柄无形的精神之刀,斩碎了横在道之前路上的一座大山。

    “轰!”

    执念确立,一扫道心的蒙昧和迷障,让姜河轰开了道境阻碍,迈入真皇境。

    从伪皇突破成为真皇,又是另类成道,姜河引起的动静不可谓不剧烈。但在神武至皇和第一战皇交锋的气机掩盖下,他的破境犹如海面滔天巨浪中翻起的一朵小浪花,十分不起眼。

    不过,神武至皇和魔冥至皇还是生出无比的欣喜,然而没等他们说些什么,姜河语气刻不容缓道:“娘,送我去冥府。”

    “嗯?”

    魔冥至皇猛地一愣,姜河一路走来,人生中绝大部分她是缺失了陪伴的,但在几次接触中,魔冥至皇对姜河的性格却是有着极为清晰的认知。

    原本在魔冥至皇想来,姜河对太初的做法,肯定会很难接受。甚至出现抗拒的心理,魔冥至皇都不会有所意外。

    但现在姜河的表现,完全出乎了魔冥至皇的预料,几乎是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地,就选择了接受太初的安排。

    魔冥至皇不知道的,姜河之所以会这样做,并非是认可了太初的做法,而是他将逆推这一世,确立成了执念的缘故。

    不再是为了这一世的生灵、也不是为了完成太初的遗志,只是姜河想要去逆推这一世,去问主宰一句,为何众生不得自由?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姜河并不介意按照太初设定的路线走下去。

    “好!”

    魔冥至皇隐约把握了姜河的心思,正要唤动极寒领域中的冥府,姜河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落在第一战皇脚下的道河上。

    “等等。娘,临走之前,送你和父亲一个礼物吧。”

    魔冥至皇面带讶异,旋即姜河转头看向神武至皇,“老头子,还有力气吗?”

    “当然!”

    神武至皇勉强维持着黯淡的神光,沁出神血的嘴角扯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弧度。

    “看到那三团道则了吗?全力一击,打过去!”

    听到姜河的话,神武至皇只稍微犹疑了瞬息,旋即将其他三位极道至皇送给自己的神通一股脑打了过去。

    “哼,别说是三道神通,就算是神玄、神阳、神霄亲至,本皇亦能一力并压之!”

    第一战皇不屑至极,随手一挥,打出混沌力量向那三道神通碾压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