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天尊印

作者:凿砚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技能制造大师最新章节!

    “天尊,再不出手,更待何时!”

    太玄道音传响开来,落入混沌中交战的三方耳中,让他们表情齐齐大变。

    第一战皇先是错愕,旋即变得狂喜,魔冥至皇和神武至皇则是满目骇然。

    第一世能被称之为天尊的,除了那位以混沌立道,号称豫皇大天尊的主宰外,便只有主宰以自身印记融合了阴阳秩序之道所化的天尊印。

    关于天尊印,魔冥至皇和神武至皇曾经从太初那里了解到过一些信息,虽然当时只是寥寥几句带过。但对他的实力,太初却是给予了十分的肯定,言称不是其对手。

    连太初都自认不敌的存在,会该强大到何等地步?更可怕的是,天尊印若是与一世遗仙联手,再加上第一战皇,这等组合,谁人能敌?

    没等魔冥至皇和神武至皇稍稍平复下心神,从洪荒域边界处,一道凌驾于这一世万道之上的气息,腾然而起。

    “轰轰轰……”

    印记城外,逃亡至此的神魔至皇们,体内猛地传出崩坏的气息。于此同时,燃尽轮回只剩下空壳的诸天万界,迅速溃灭。

    神魔两界,亦无法幸免。仍滞留在界内的神魔,一身道力飞速流失,道境急转直下。

    唯有魔冥至皇、神武至皇和第一战皇,被混沌阻隔了气息,方才没有受到影响。

    突然的变故,使得神魔陷入惶恐和怖惧。但任由它们使尽手段,依然无法延缓道境跌落的速度。

    它们立身的道则,皆出于阴阳秩序之道。而现在,天尊印要收回万道的道力,它们这些道则生灵,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浑浑道力,从无数神魔体内强行抽取出来,汇聚向洪荒域的一处边界所在。

    那里,一道身影缓缓显化,抬头一眼望断虚空,目光落在青铜宫殿之内。

    “太初,我们又见面了。”

    天尊印的声音落入殿内,音波收束成法剑,向姜河斩去。

    一时间,姜河心神中生出朽灭之感。强行想要提起七杀道兵,斩出最强的“万道”,但我执之道所驾驭的诸天道则根本无法凝聚出来。

    阴阳秩序之道,对这一世的道则压制太严重了!

    意识到这一点,姜河索性抛弃那些道则,只将几条不受影响的道则融入刀意之中。

    一刀劈出,生出星火燎原、苍天劫动、冥府镇世种种异象,然而撞上天尊印的法剑,结果却是那些异象摧枯拉朽般被斩灭。

    “印,住手!”

    就在姜河以为必死之际,平天娘娘轻喝出声,袖手一挥,引发青铜宫殿震荡出刚猛的法则,摧毁了法剑。

    洪荒界域,天尊印目光微凝,旋即一步迈出,落下时,身影已经出现在青铜宫殿上空。

    “平天,你要阻我?”

    天尊印冷冷地盯着平天娘娘,后者毫不避让地与之对视,“印,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我在做什么?”

    天尊印呢喃出声,语气中带着自嘲的意味,“求活罢了。”

    听到天尊印的回答,平天娘娘眉头拧起,知道劝说无用,“既然你决定叛离主宰,那只好作上一场了!”

    话音落下,平天娘娘玉掌连连挥动,震动青铜宫殿喷薄出无尽混沌,将天尊印包裹了进去。

    “呵,原来你将混沌道果与此殿炼在了一起,难怪我让太玄找遍了混沌,也没有寻到。看来,你果然是对我有所防备啊。”

    无尽混沌之中,天尊印森然出声,旋即一黑一白两条道则交织成一幅阴阳图,强行撑开了混沌。

    看到这一幕,平天娘娘眼皮猛地一跳,正要继续勾动青铜宫殿,借来混沌道果中更多的力量,天尊印突然隔空一指点落。

    “时断!”

    一言喝落,青铜宫殿内的时间骤然停滞了下来。

    发动了秩序的力量,天尊印真正做到了言出即道,万法随心。纵然是走完混沌第二步的平天娘娘,都毫无还手之力。

    “你说,我要是现在毁了你,他会不会来救你?”

    看着被凝滞的时光定格住的平天娘娘,天尊印开口问了一句。

    对于他的问题,平天娘娘根本没办法去问答。

    不过,天尊印似乎也并没有真的想要答案的意思,自顾说道,“以他的性格,肯定会吧。”

    “嗤,真不知道他凭什么能成就主宰。”

    “就因为他是混沌之子,所以唯一的主宰席位,只能落在他身上?”

    说到这里,天尊印顿了顿,挥手撤去了部分秩序力量,让平天娘娘和姜河恢复了行为能力后,继续道:“你们说,这公平吗?”

    面对天尊印的质问,平天娘娘只能是报以沉默。

    “的确不公平!”

    一旁的姜河却愤慨开声,“众生生来自由身,凭何主宰高高在上?要我说,咱们就该齐心协力,把主宰从席位上掀下来,然后再各凭手段去争夺。”

    听到姜河的话,天尊印目光猛地亮起,“没错!主宰之位,阖该强者居之!”

    “就是!”

    姜河高声应喝了一句,旋即话锋一转,叹声道:“可是,等到主宰苏醒,就算我等联手,也绝无半分胜算,哎……”

    天尊印神色一寒,阴阳图直接崩开混沌,继而向青铜宫殿罩落下来,“哼,那又如何?纵然我等身灭,亦能让主宰付出代价。今日,吾便废了他的道果,让他的混沌道则永远无法圆满!”

    “印,不要!”

    平天娘娘惊呼出声,飞身迎上,想要以身拦下阴阳图,却被天尊印以秩序的力量死死按住无法动弹。

    “这就是你对付主宰的手段吗?连直面他的勇气都没有?”

    正当平天娘娘万念俱灰之际,姜河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天尊印目光凝成根根法剑,悬在姜河头顶,“不如此,你有什么办法?”

    顶着法剑淬厉的锋芒,姜河一字一顿道:“杀回创世起源,跟主宰作上一场!”

    天尊印眉头锁住,姜河所说的办法,他有怎么想不到。可就算是他,也做不到逆推这一世。

    “怎么?你怕了?”

    姜河无视随时会将他斩灭的法剑,言辞如刀,切中了天尊印的软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